章苏阳:移动互联网还能火10年

AI、大数据、云计算,还有5G,都可以帮移动互联网续命。

章苏阳:移动互联网还能火10年

AI、大数据、云计算,还有5G,都可以帮移动互联网续命。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5月22日报道(文/林文龙)

2020年,对于火山石投资创始人章苏阳来说,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一年。

大概10年前,他曾经说过三句话,被广为传播:

在2020年以前,主要是IT技术拉着世界往前走,它是一个基础技术。
到2020年以后,是由生物技术拉着世界往前走。
到了2040年,可能就是女人统治男人。

2020年是一个时间节点,他之前的预测是否准确,将得到验证。

章苏阳自己的答案是,第一句话,因为当年的局限性,没有完全对,主要是对IT新技术的发展估计不足,由于AI,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兴起, IT技术的影响力,有了往后延续的可能性,也就是说,IT技术拉动整个世界的时间,不仅仅到2020年,至少还要往后延伸10年。

第二句话,应该有一半以上是对的。至少从三年前开始,基因组学和蛋白组学,在改善整个人类的生活上起了一个非常大的作用。从2020年开始,只有基因技术的发展速度是超过摩尔定律的。今年年初爆发的疫情,也加速了生物技术带领整个世界的步伐。

这三句话,提出来的时间是2011年。当时,章苏阳的身份还是IDG资本合伙人。

2011年,中国正在从3G走向4G,移动互联网的概念,已经炒的很热,但是否要完全舍弃PC端,还充满争议。

从全球手机出货量来看,2010年之前,还是以2G手机为主,3G手机销售量在2010年一季度才首超2G手机,渗透率达到50%。单看中国,因为3G商用时间晚,到2012年8月,国内3G手机出货量才超过2G手机,实现50%渗透率。

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巨头TMD中,字节跳动和滴滴,要等到2012年才成立,当然,他们自成立起,就完全扎根于智能手机。美团虽在2010年成立,但刚开始是一个网站,要等到2011年才开发移动端。

当时如日中天的BAT,在2011年,腾讯发布了划时代的产品——微信,而阿里巴巴,也做出了All in 无线的战略,随后几年,虽然艰难,但还是完成了淘宝无线化转型,只有百度,错失了移动端,如今已无法与AT比肩。

在2011年,少有人敢说百度错了。

但在2009年,章苏阳就判断,“PC互联网这个行业目前基本上属于停滞的一个行业。”他的看法是,PC互联网在中国从1998年前后开始热起来,基本上热到了2006年底左右,之后的发展基本上就慢下来了。

对于VC来说,只要比别人更清楚未来会发生什么,提前投资未来才能赚到钱。但现实是,未来往往很难预测。

章苏阳恰恰是一个具备良好的预测能力的人。他有这个本事,可以很快判断出一个创业者,是否值得投资;也可以很快判断出这个项目,在3年后能否爆发,当年他投携程、如家、汉庭等,都很精准。

“其实投资没有什么秘诀,就是趋势+常识+判断力。”章苏阳说, VC做的时间越长,判断的准确性就越高。因为跟创业者打交道多,只要是个聪明的人、有逻辑的人,就能够形成自己的经验判断,找出更容易成功的创业者。

创业者喜欢变化,58同城CEO姚劲波说,最好的创业时机,就是社会有大的变化的时候,因为,变化里会有很多机会。

美团创始人王兴也表示,时代要发生很大的变化,生产要素才有重新组合的机会,这也就是最好的创业机会。

过去20多年,PC互联网是最大的变量;过去10年,移动互联网是最大的变量,这个变量足够大,导致了整个行业的底层发生了重构,也诞生了很多新巨头。

1992年,IDG资本成立,1994年,章苏阳加入。同年,中国接入互联网,但互联网带来的第一次创业大浪潮,要到1998年前后才出现,先是4大门户网站,然后是腾讯在1998年成立,阿里和携程,在1999年成立,百度在2000年成立。

PC互联网的大浪潮,一直延续到2006年,之后就是一些小浪花。

2008年,移动互联网开始兴起,章苏阳认为,这个大浪潮,基本也跟PC互联网一样,能延续10年左右,所以,当年的预测,是到2020年。

AI在2015年突然爆发,有聪明的人预见到了,但章苏阳说自己不属于特别聪明的人,所以,在2011年,他没有想到AI的到来会这么的快。

在2015年底,章苏阳才意识到,作为IT技术之一的AI会逐步变成一个很大的发展方向,会变成一个下一代的通用技术平台。

AI、大数据、云计算等综合应用技术接踵而来,再加上今明两年,5G还要来,这些都将形成一个IT技术革命的新阶段。到2017、18年的时候,章苏阳感觉到,IT技术带动世界至少会延续到2030年。

早在2005年,章苏阳就参与创建了IDG的医疗投资板块。在IDG,他大概参与了20多个与之相关的项目,对医疗行业非常熟悉。他也非常看好生物技术的发展前景,章苏阳认为,让生活更美好,离不开医疗的进步。

所以,章苏阳在2016年和董叶顺、吴颖创办火山石投资时,选定了两个投资方向,主要关注偏技术的TMT和新型医疗行业领域。

章苏阳:移动互联网还能火10年

来源:企业供图

章苏阳希望火山石投资是一个跨界的模式,多技术的交叉应用场景。“因为我们的经验都已经积累到这个程度,越是跨界,我们越有优势。如果把这些不同行业放在一起,我们能够投进去的可能性更大。”

现在火山石投资投了数十家公司,里面有人工智能方面的GEEK+、白山云、氪信、医疗健康领域的上海细胞治疗集团、健客、吉因加gene+等,大部分是细分行业内的领先公司。

对于VC来说,对未来的判断,取决你对未来的态度。如果你采取的是遇见未来的方式,那么就等着FA喂给你案子,然后一番证伪思维后做一个判断。如果你采取的是预见未来的方式,你就会主动找出变量,跟企业家一起探讨今天什么样的变量导致了未来几年有那样的机会,也许你慢慢地对未来有了自己的理解。

章苏阳显然是后一种人。他说,投资中经常会体会到“选择就是放弃,自由就是枷锁”这句话,过去错过的风口他不会懊悔,因为他觉得,最好的都在下一秒出现,做投资要有个乐观的心态。

关键的2003年

2003,对于章苏阳来说,是另一个不同寻常的一年。

虽然1994年就入行,但在前9年,对于章苏阳来说,投资就是一个工作。他也一直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干好这一行。

章苏阳经常会讲自己的失败,比如,入行初期,第一个项目,投错,第二个项目,投错,第三个项目,依旧投错。每笔投进去20万美金,三笔60万美金,其中一半打了水漂。

刚开始亏了钱,章苏阳会内疚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当初有没有怀疑过自己?当然是有的。”章苏阳说,“其中有一个项目,损失了8万美金的时候,我和IDG的董事长说,实在不好意思,好像损失了8万美金。”

“他马上把手递过来对我说,Congratulations, 你这个亏损太小了。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投资人,是要缴‘学费’的,8万美金,你可以避免更多更大的失败。”

但失败依然不可避免。据章苏阳透露,他最大一笔是亏了400万美金。

2003年,他投资的项目,终于出现了第一家上市公司。当钟声在纳斯达克敲响的时刻,他才明确,VC可能会是他的终身职业。

那家公司叫携程。

今天的携程,背后只站着梁建章一个男人。

但在2003年,携程背后站着4个男人,梁建章只是其中之一,另三个人是季琦,沈南鹏和范敏,时称“携程四君子”。

1999年3月,他们共同出现在徐家汇的一场饭局上。组局者是季琦,一个连续创业者,也是沈南鹏在上海交大的师兄。

当时,沈南鹏以投资银行家的身份活跃各地,梁建章任甲骨文中国区咨询总监,范敏则是上海大陆饭店的总经理。

沈南鹏回忆,“很多人像我一样,受到互联网的召唤而出来创业。那时我经常去硅谷,那里每几个月就有大的变化——各种新的互联网公司涌现出来;高速公路两边广告牌的投放者,不再是旧经济的公司,而是新经济的互联网公司。我们就觉得,既然这样的变化在美国能够发生,在中国也应该能发生。”

1999年5月,携程成立,初期,四人一共投资了200万元,这么点儿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如何找钱成了沈南鹏要面对的问题。“别人都说我投行出身,融资应该非常拿手才对,其实不是,哪有那么容易?”

今天,所有的创业者,以拿到沈南鹏手里的支票为荣,但在1999年,沈南鹏想拿到的是章苏阳手里的支票。

携程四君子,章苏阳都见了。除了范敏,其余三个人,他很早之前就认识,他们的能力、为人等,他也都了解。

“后来我与沈南鹏在衡山路一家灯光很暗、很有情调的咖啡馆里谈定对携程的投资。签约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在IDG的会议室里,没有开灯,就这样在协议上签了字,握了手,没有什么庄严的仪式。”

章苏阳说,他们四个人有点像工业意义上的“机构”,齿轮之间咬合得非常的好,组成了一个系统。对于抱着”第一是投人,第二是投人,第三还是投人“的理念的VC来说,这个团队成员的背景很有吸引力,足够执掌他们将要操作的公司。

1999年10月,IDG投资的43万美元到账。拿到这笔钱后,携程度过了最初的起步阶段。

可是43万美元还是不够。接下来几个月,软银中国找到了他们。当时的负责人石明春瞅了一眼计划书,“能不能用简单的几句话描述一下你公司的商业模式,发展空间?”

沈南鹏回答了三点,“第一美国有非常好的成功例子;第二中国没有这样的服务;第三随着中国市场的发展,中国经济的发展,人们会有这样的需求。”

石明春非常满意,马上汇报给日本的孙正义,第二天就签字,并拉来美国兰花基金和香港晨兴集团等5家投资公司一共投了450万美元。

此后携程的每轮融资,章苏阳都有参与,他也担任携程的董事和独立董事多年,一直到2013年才辞任。

2003年,携程上市,随后,IDG资本逐步退出,实现了大约34倍的回报。

王尔德有句话:人生有两个悲剧,第一是想得到的得不到,第二是想得到的得到了。这句话在携程上市敲钟的时候章苏阳突然懂了,“那是我投的第一个成功上市的公司,是我投资生涯中印象最深刻的经历。但是更大的压力在这之后,我是不是能投出同样伟大的公司。”

时至今日,章苏阳投出的上市公司已经超过10家,他自己也荣誉加身,多次被评为金牌投资人。

与创业者互相成就

章苏阳是国内最早一批VC,在IDG期间,他也负责过人民币项目的一些PE,但主要是VC。

如今在创投圈内赫赫有名的人物,多多少少跟他都有过交集。

沈南鹏在2005离开携程,建立了红杉中国的业务,章苏阳认为,沈南鹏开拓了红杉在中国的业务,现在可能整体规模也超过了美国的业务,这个是了不起的。

一位投资人曾说,“只要你还在创业,只要你还在这个大的行业里面,我相信绕来绕去都会遇到红杉,因为红杉总在那里,而且总是冲在最前面。”

章苏阳为火山石投资选定的两条主赛道,也不可避免的会撞上红杉。

“从布赛道的角度,大基金肯定是优势,因为钱多,你投10个,他可以投50个,实际上,不单单是TMT和医疗,绝大部分赛道,红杉都是占第一。“在章苏阳看来,火山石投资是一个小基金,做好自己的事情,是最重要的。

如今,章苏阳和沈南鹏,一年大概会碰到一两次,但从来只谈感情,不谈业务。

其实,除了携程时期,沈南鹏、季琦等人,在2002年,还创办了如家,章苏阳也进行了投资。

当时,IDG在深圳开会,沈南鹏来深圳把财务的模型,专门讲了一下,讲完后,IDG就确定了投资。

“团队我们都很熟悉,业务也没问题。”当时,经济型连锁酒店在发达国家早已经不是新鲜事物,经过三四十年的发展,这种模式已经相当成熟。但在国内,经济型连锁酒店市场才刚刚起步。“一般来说,在发达国家成熟的商业模式基本都在国内发展起来,这就是后发优势。”

PC互联网时代,国外领先国内好几年,很多创业项目都是copy to china,这个项目有没有前途,还是比较容易判断的,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国内外齐头并起,很多创业项目都是中国先起步,能不能行,就很难判断了。

强如沈南鹏,也犯过一个巨大的错误,在张一鸣第一次融资的时候,他say no。

“我第一次见张一鸣的时候,心里是犯嘀咕的。他要做的事情,有巨大的风险,没有人,包括在美国都没有人做过。他想通过互联网,把新闻、故事、图片,聚集在一起,根据每个人的不同喜好,推给你。这样的做法,在美国都没有人尝试过,但是他认为,这样的产品有它的空间。”沈南鹏说,作为投资人很理性,我们做了很多审慎调查的工作,去拜访了很多头条的竞争对手,当时,新浪、搜狐、腾讯等所有的大公司都在做这个产品,“所以,我们合伙人讨论之后,感觉市场竞争太激烈了,你一家小公司没有机会。”

沈南鹏反思,“我们作为投资人有的时候太聪明了,在我们的思考当中,理性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在张一鸣A轮融资的时候,我放弃了。”

当然,发现自己犯了错误后,沈南鹏很快就自我纠正了。在2014年,字节跳动C轮融资时,红杉领投,当然,字节跳动的估值也涨了很多。

逻辑太严谨的投资人,往往投不出伟大的公司。这是章苏阳早早就认识到的道路。

在与创业者沟通时,他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诫他们,融资的时候,要找到真诚的投资人,如果性格中再带有一点“二”,也就是有一些激情和固执在里面,会更好。“有的投资人在投资时以思维是否缜密来投项目,我认为这样很难投出伟大的公司。思维太理性,太缜密不一定会投到好公司。”

章苏阳:移动互联网还能火10年

来源:企业供图

做投资的这20多年里,章苏阳从同伴、创业者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比如汉庭创始人季琦。“我和季琦在他们创立携程之前就已经认识,那时候他还在北京中化英华智能系统有限公司任华东区总经理。他那个时候就整天想创业这些事,很敢折腾,能闯,不认输。”

章苏阳也发现,优秀的创业者都有一些珍贵的品质,比如坚持。“像江南春,我认识他十几年了,他从大学时候就开始创业,直到今天一直保持那么高的热情没有改变,还是非常努力地工作。他就一直朝着一个目标走,有在这个领域做成一家大公司的信心。”

江南春的分众传媒,模式是自创的,国外没有。中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只有两家是自创的模式,一个是江南春的分众传媒,另一个是马云的阿里巴巴。其他企业多少都可以在国外找到一个学习的榜样。

马云1999年为阿里巴巴寻求融资的时候,章苏阳找过他。

马云在杭州,章苏阳在上海,距离比较近。但真正面谈的地点却是IDG在北京的办公室。那时候IDG的办公室并不像现在这么漂亮,也就是北京的3间“破”房。那时候的马云,就像现在一样,是一个心气比较高、特有信心的人。

那是阿里巴巴的A轮融资。IDG为阿里巴巴准备了300万美元,但没能投进去。

“马云跟我说,他已经见了13家投资机构了,包括软银、高盛等,他比较讲究先来后到,最终,他是在前8家里挑了3家。”

章苏阳说,“今天看到马云的讲话方式,还会回想起1999年我见他的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气场、讲话方式和我当年见他的时候一模一样。他的创业热情和当年也没什么两样。坚持了这么长时间,始终保持着这种精神,很不容易。这种创业者,不是一般的创业者。很多创业者做到3亿元估值的时候就已经觉得是大公司了。”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说过一句话:一个人能看到多远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

也许是见过的优秀创业者太多了,章苏阳不自觉的挑剔起来,但他也发现,每一代优秀的创业者身上,都有一些共同的特性,比如,都特别讲诚信,比如,一直在创新,等等。

章苏阳始终乐于与年轻人为伍。在他心里,也一直觉得,一代更比一代强。

声明:本文经猎云网(微信:ilieyun)授权发布,文章内容不代表川图在线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