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与微软的TikTok之争

老牌科技巨头+新兴社交之王,会擦出怎么的火花?

0.jpg

作者 | DoNews Autumn

责编 | 杨博丞


微软和推特之后, TikTok的竞购者名单上又多了一位新的买家——美国软件巨头甲骨文

近日,英国《金融时报》称甲骨文正在与字节跳动的部分美国投资者合作——泛大西洋资本集团和红杉资本就收购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四个国家的业务进行初步谈判。

而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这一谈判在最近几天加速了。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证实了这一消息,他于周二在亚利桑那州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我认为甲骨文是一家好公司”,并称甲骨文可以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

消息一出,甲骨文的股价涨幅一度飙升5%,公司市值也超过1700亿美元。

自从在美国陷入被禁或被卖的两难境地以来,TikTok就成了美国各大科技巨头争相角逐的对象,而一向与消费者业务并不沾边的甲骨文,为什么却对一款年轻人的社交软件不生了兴趣?它究竟能从这款火爆全球的短视频应用中获益多少?更重要的是,与它的老对头微软相比,甲骨文拿下TikTok的胜算又有多大?

TikTok——甲骨文的“救命稻草”?

“甲骨文是在开玩笑吗?我感觉它想收购TikTok就像我爷爷试图融入我们年轻人当中那么牵强。”

TikTok用户Mike听闻这一消息后对「DoNews」表示,甲骨文的客户和TikTok的用户完全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以企业为主,而另一个绝大多数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我想不通TikTok能给甲骨文的主营业务带去什么帮助,而TikTok却很有可能在过时的甲骨文手里被毁掉。”

和Mike一样,Jefferies的分析师Brent Thill也同样不看好此次交易。

“甲骨文对TikTok的收购没有意义。”他认为对甲骨文来说,缺乏消费者业务方面的经验,将使这笔交易最终变成送给竞争对手的礼物。

“甲骨文的DNA里一直流着企业服务的血,它所擅长的也是与企业用户打交道而非个体消费者。我想现在唯一希望甲骨文能够成功收购TikTok的人应该是扎克伯格,这样一来Facebook就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此外,连甲骨文的股东Kevin Walkush也反对这桩交易。他表示,除了能让它的老对家微软在与TikTok的谈判桌上多付出一些代价以外,甲骨文的这次介入没有任何逻辑。

尽管对TikTok的收购决议饱受外界质疑,但甲骨文却仍然在强大的竞争对手微软和高昂的收购价格面前迎难而上,也从侧面说明了这家它对TikTok这一新兴社交平台的渴望,以及其可能给甲骨文在业务发展上带来的想象空间。

其中最大的想象空间,可能是甲骨文希望借TikTok之力来挽救其陷入困境的数据云(ODC)业务。

根据甲骨文近日发布的2020财年第四财季的财报显示,截至5月31日,甲骨文营收104.4亿美元,低于上一财年同期的111.36亿美元,同比下滑6%。

其中,其硬件收入为9.01亿美元,服务收入为7.35亿美元,同比分别下滑9%和11%;而占甲骨文营收主要构成部分的云服务与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68.45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仅上涨了1%;另外,云许可证和内部部署许可证收入为20亿美元,同比下滑高达22%。

而对比亚马逊和微软同期的财报来看,该时期二者云业务AWS和Azure的营收同比上涨却分别高达29%和47%。

由此可以看出,除了在传统软硬件业务上相继失守以外,目前甲骨文在其主营业务云服务方面也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亚马逊和微软。要想在这一领域扳回一局,TikTok似乎可以帮上一些忙。

一般来说,ODC的业务之一是数据经纪业务,即创建普通用户的个人资料并销售给广告主。而一旦拥有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的所有权,势必将会为甲骨文的云基础架构带来庞大的用户群及消费者数据库,从而有助于其云业务的发展。

截至目前,TikTok的全球下载量已经超过20亿,其中仅在美国就拥有1亿以上的用户。而通过收购,甲骨文也将获得TikTok收集的海量用户行为数据。

从理论上讲,甲骨文还可以使用这些数据来补充其营销服务并改善其营销产品,从而为其大型企业客户提供有关数百万消费者的有价值的信息。

虽然大多数人评价甲骨文的此次收购行动颇为“离奇”,但对这家营收增长几乎陷入停滞,新兴业务又远远落后于同台对手的老牌科技巨头来说,它并没有太多选择,而正好陷入危机的TikTok似乎成为了其能否翻身的一根“救命稻草”。

在这场TikTok的抢夺大赛中,它与多年的对手微软再次站上了同一个“擂台”,而一直位居微软之后的甲骨文在这次过招中胜算又有多大?

甲骨文与微软狭路相逢

甲骨文与微软之间的竞争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一直在追赶,从未曾超越。

2014年,甲骨文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曾对《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表示:“信不信由你,我认为我们仍然有可能击败微软,使甲骨文成为比微软更重要的公司。”

然而,却是在这一年,二者却因为云业务的发展战略不同导致渐行渐远,直到六年后双方再次在TikTok的牌桌上相遇。只不过,这一次甲骨文和微软各自的筹码却已经有了些许变化。

首先是收购能力即现金流的比较。

作为近两年火爆全球的短视频应用,TikTok的身价要高于二者以往收购的任何一家企业。据悉,仅仅只是TikTok的美国业务,其估值就已经高达200—500亿美元。

而两家科技巨头也并不差钱,通过二者最近的财报数据显示,微软帐面上拥有1360亿美元的现金,甲骨文则拥有430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证券。

就目前而言,双方均有收购TikTok美国业务的“财力”,但微软在这一方面显然比甲骨文有更大的谈判空间。

尽管在收购能力方面微软稍稍占据上风,但甲骨文却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有总统特朗普在背后撑腰。

拉里·埃里森是美国的第五大富豪,也是公开支持特朗普的少数硅谷大亨之一。

今年二月,他还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科切拉谷地的庄园为特朗普举行了一次竞选连任的筹款活动——尽管他表示自己并没有出席。四月,他还对《福布斯》表示:“我支持他(特朗普),希望他做得好。”

另外,甲骨文的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茨(Safra Catz)还在2016年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执行委员会工作过。

凭借这一层关系,甲骨文在收购TikTok的过程中甚至是收购完成后,面临监管和反垄断问题的风险可能会比微软小得多。而对微软来说,TikTok则相当于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被引爆的可能。

在收购实力和政治背景两个回合,双方暂且打了个平局,而接下来的与TikTok的业务融合能力将成为决定这场博弈胜负的关键一局。

作为同时于1970年代成长起来的科技巨头,甲骨文和微软一样,都是传统的企业软件和数据库供应商。

然而,微软手上却有搜索服务平台必应、职场社交平台领英以及游戏应用Xbox三大消费者业务法宝,还曾多次涉足社交领域——虽然这方面的战绩不尽人意。

而反观甲骨文,除了有一次试图收购推特的想法被扼杀在摇篮之外,它在互联网消费、社交媒体应用和广告业务方面却几乎没有任何经验。

从这一角度来看,微软似乎在运营TikTok方面将会比甲骨文更胜一筹。但对这两家多年来一直以B端业务为主的企业来说,涉足更为复杂风险更大的消费者业务尤其是社交业务,双方都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此外,无论是谁最终成功拿下TikTok,其要面临的技术问题——如何完全将TikTok从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分离和如何实现TikTok全球业务的分割等问题以及内容监管问题都将不可小觑。

结语

在本世纪初的十年间里,甲骨文是软件行业里最活跃的收购者,通过收购Moniforce、Lodestar、Bridgestream等50多家同类竞争对手从而不断壮大自身实力,成为软件领域里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但在过去的十年中,甲骨文的收购法宝却不再奏效,它仅完成了一笔收购交易——以93亿美元收购了云软件公司NetSuite,而对其他云服务相关公司如salesforce和sun等的收购则均以失败告终。

甲骨文也是在这一时期错失了云计算发展的大好时机,并迅速与亚马逊、谷歌和微软等公司拉开了差距,并在中国被腾讯和阿里赶超。

眼看软件业务增长见顶,云业务又错失良机,作为曾经风光无限的科技霸主,甲骨文也开始走上了巨头的下坡之路。

去年5月,作为全球裁员计划的一部分,甲骨文裁掉了其在华研发团队的900余人。今年年初又裁掉了西雅图云计算团队的300名员工,而上月底又再一次将大刀挥向了北京的研发团队。

而这次,面对在美国遇险的TikTok这一“大好机会”,甲骨文似乎也不愿错过。它试图凭借背后的政治助力再次放手一搏,通过TikTok海量的用户数据为其陷入困境的云业务再上一次马达,抑或是看上了庞大的年轻消费群体,企图在原有的业务基础上有所创新。

但这条竞购之路却并不容易,除了与多年的老对头微软在收购实力、消费者业务方面有所差距以外,双方面临的技术剥离和网络分割难题也是他们要突破的另一大难关。

除此之外,如果能顺利将TikTok拿下,而之后要如何让其“为我所用”,这对没有消费者业务经验的甲骨文来说,又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声明:本文经DoNews(ID:ilovedonews)授权发布,文章内容不代表川图在线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