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大佬财富暴涨

新运营9个月前发布 zimubang@qq.com
825 0 0

游戏大佬财富暴涨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彦飞

买基金不如买游戏公司

2023年至今,中国财富增长最快的五个人里,三个是游戏公司老板。

10月24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3胡润百富榜》。腾讯马化腾米哈游蔡浩宇和网易丁磊跻身本年度财富膨胀最快的TOP5,分别位列第2、3、4位。

其中,马化腾身家上涨650亿元,蔡浩宇上涨460亿元,丁磊上涨450亿元,共计1560亿元。作为对比,前三季度全国2319只基金的分红总额,刚刚超过1500亿元。

也就是说,三位游戏圈大佬的财富增幅,足够覆盖1~9月全国基民的分红,还能剩下几十个小目标。

同一时期,比上述三人更能吸金的大佬,仅有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车圈呼风唤雨的吉利李书福,只能排在他们身后,位列第5名。

财富增幅惊人的背后,是马化腾等人身处的游戏赛道。

入围财富增长TOP10的富豪,大多扎根眼下热门商业领域,弄潮于时代风向之中。比如黄峥,其创办的拼多多享受消费降级和价格下沉的红利,而Temu乘着出海东风,在全球各国狂飙突进;李书福和李想(第8名),则搭上了新能源赛道的东方快车。

其余入围者,还包括信发铝电的张刚家族(并列第5名),广达电脑的林百里家族(第7名),以及金士顿科技的两位创始人杜纪川和孙大卫(并列第9名)。除了专精工业的张刚家族,林百里等人的公司主营电脑生产、芯片制造等业务,也算是高科技企业。

相比之下,游戏算不上新鲜行业,与前沿科技也基本无关,更没有受到政策特别垂青。以游戏为基本盘的马化腾、蔡浩宇和丁磊,财富积累速度比风口之上的企业家更快,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除了身家飞速增长外,游戏公司老板的财富总量也十分惊人。

在百富榜总榜单中,马化腾以2800亿元的身家排名第2,比去年上升3位;丁磊以2400亿元排名第6,名次与去年持平;此外,字节跳动的张一鸣以2450亿元继续排名第5,也算是与游戏沾边的前十大富豪。蔡浩宇以670亿元排名第55位。

排名前十的其他富豪,散布在饮料、电商、锂电池、实业投资、家电、汽车等不同板块,分别是:农夫山泉钟睒睒(第1),拼多多黄峥(第3),宁德时代曾毓群(第4),长江实业李嘉诚、李泽钜父子(第7),美的何享健家族(第8),吉利李书福家族(第9)和阿里马云家族(第10)。

2023年中国前十大富豪中,涉足游戏的多达三人,超越其他任何行业。这一颇为反直觉的事实,折射出中国游戏行业历经二十多年跌宕起伏,依然是最强大的造富机器之一。

自从2003年丁磊登顶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以来,中国游戏圈的造富传奇被形形色色的人和企业不断续写。从丁磊、陈天桥,到史玉柱、马化腾,再到如今的蔡浩宇、刘伟,他们攀上行业顶峰后赢得泼天富贵,甚至一度成为中国最有钱的人。

不过,游戏既是托起企业家财富神话的印钞机,也是阻碍他们跳出舒适圈的黄金枷锁。企业家倘若沉湎于游戏带来的滚滚财富,不愿放弃“躺赚”,其结局往往是渐渐淡出中国互联网的中心舞台,与更宏大的时代命题擦肩而过;怎样完成从游戏到更宽广赛道的关键一跃,仍然是游戏圈大佬登上富豪榜之后的宿命难题。

01

马化腾、丁磊和蔡浩宇都在今年迎来了个人财富的暴涨,但姿态各不相同。

马化腾是止跌回升。

作为腾讯掌舵者,马化腾的财富在2020年达到顶峰。这一年的胡润百富榜上,马化腾以3900亿元的身家排名第二,仅次于马云家族,相比前一年增长50%。

但接下来两年,马化腾的资产规模开始跳水:2021年为3170亿元,下滑19%,排名第4;2022年为2150亿元,大幅萎缩32%,排名也降至第5。

不到两年,马化腾的身家接近腰斩,主要与腾讯股价的持续下跌有关。

大约8%的腾讯股份,是马化腾最主要的财富构成。2021年上半年,腾讯股价一度超过700港元,市值超7万亿港元,让马化腾成为中国第二富有的人。但从当年下半年起,腾讯股价开始震荡下行,2022年底甚至跌破200港元,马化腾的账面财富自然也一路走低。

直到2023年,随着游戏市场环境转暖,腾讯股价开始反弹,近期在300港元附近波动。马化腾的财富规模也随之反弹至2800亿元,比去年增长30%。

除了公司业绩回升外,腾讯还在去年第三季度宣布派发特别红利,将其持有的约9.58亿股美团股票分发给股东,总价值约1300亿元。马化腾作为大股东,自然收获颇丰。

两大因素叠加,让马化腾的富豪榜排名再度回归次席。不过,相比2021年的最高点,2800亿的财富规模仍然有370个小目标的差距。

与马化腾相比,同为老钱的丁磊表现更稳定,之所以财富增幅靠前,全靠别人衬托。

丁磊的财富主体是网易股份。根据公开文件,截至今年3月底,网易CEO丁磊的持股比例约为45%。

从营收来看,网易对于游戏的依赖度比腾讯高得多;游戏行业的起起伏伏,对其影响也更明显,进而传导至网易股价和丁磊身家。

2020年,丁磊以2200亿元的财富登上百富榜第8,比前一年增长76%;2021年下滑22%至1710亿元,排名跌落至第14。到了2022年,当马化腾的财富仍在缩水时,丁磊已经在触底反弹,财富增长14%至1950亿元,排名也回升至第6。今年以来,丁磊的财富增长23%至2400亿元,已经超越2020年的水平,继续位居第6。

丁磊之所以比马化腾更快收复失地,除了网易盘子更小、比腾讯更容易修复市值外,一个客观因素是其他富豪的风流云散。

2020年至今,曾经位居丁磊之前的地产大佬,比如恒大许家印、碧桂园杨惠妍家族,已是自顾不暇;一度辉煌的马云家族、长城汽车魏建军韩雪娟夫妇、顺丰王卫等人,个人财富规模也走在下坡路。

唯有做游戏的丁磊,不紧不慢中颇有行稳致远的气质。百富榜上,他的身前只剩下少数几个“大脑袋”,包括钟睒睒、马化腾、黄峥等。

至于蔡浩宇这位new money,他的身家增长最快,但或许水分也最多。

与马、丁二人不同,蔡浩宇直至2022年才首次跻身胡润百富榜,以210亿元的财富排名第269;2023年飙升至670亿元,排名第55。

根据公开信息,蔡浩宇持有米哈游41%的股份。其财富规模和榜单排名火箭般蹿升,显然归因于米哈游的估值膨胀:今年5月,胡润在《2023全球独角兽榜》中给予米哈游500亿元估值;到了《2023胡润百富榜》,以蔡浩宇670亿元的身家推算,胡润对米哈游的估值已飙升至1600亿元以上。

但众所周知,企业估值是一门技术,更是一种玄学。估值方法的不同,调研数据的差异,乃至研究者的喜好偏见,都会对估值产生巨大影响。蔡浩宇的纸面富贵,究竟有几成能落袋为安,恐怕要等到米哈游上市之后才能见分晓。

另一个观察维度是,根据今年6月中旬《光明日报》的一篇报道,米哈游2022年主营业务收入为273亿元,净利润161亿元;截至2022年底,净资产达374亿元。以此估算,蔡浩宇670亿元的身家颇有高估嫌疑。

02

胡润研究院、福布斯等机构和媒体每年发布的富豪榜,不仅是一份榜单,更是公众视野内最受关注的名利场。1999年至今,一代代商业精英在榜单上聚首,其所在公司和行业,也成为社会变迁和财富涌动的时代注脚。

过去二十年间,占据胡润百富榜首富宝座的企业家,半数出自互联网和房地产领域。其中,丁磊和马云家族5次登顶,而杨惠妍家族、王健林家族和许家印等地产大佬,同样5次夺得桂冠。

如今,房地产早已不再是生产首富的土壤。2023年胡润百富榜上,排名最高的地产商是香港恒基兆业的李兆基家族,以1600亿元的资产排名第11。昔日首富杨惠妍家族的财富只剩下480亿元,排名第86,比去年下滑36位;王健林家族以470亿元排名第89;涉嫌违法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的许家印,已从榜单中消失。

相比之下,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势头虽然不及当年,但依然算得上富豪榜的中流砥柱,占据半壁江山。电商大佬黄峥凭借风头正劲的拼多多和Temu,以2700亿元的财富排名第3;四度登顶榜单的马云家族财富缩水,但依然排名第10。

其余三位互联网富豪是马化腾、张一鸣和丁磊,分列第2、第5和第6,他们或以游戏为主业,或将游戏视为发展重点之一。

游戏造富能力如此之强,得益于比其他行业更高的利润率。

当今游戏行业,一款游戏的全生命周期成本,在立项之初即已基本确定。以米哈游旗舰游戏《原神》为例,蔡浩宇早在2021年2月就公开表示,这款产品的前期开发成本为1亿美元,上线后每年还要再投入2亿美元。

高确定性的成本结构和投入规模,让游戏公司更容易实现持续的收入和利润增长。

根据游戏媒体《竞核》测算,自2020年9月上线以来,《原神》全球累计收入已达41亿美元,位列全球手游第三名。利润方面,米哈游2022年实现净利润161亿元,净利润率约为60%。

比米哈游体量更大的网易,同样具备远超其他行业的盈利能力。根据公司财报,今年第二季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口径下,归属网易股东的净利润超90亿元,Non-GAAP净利润率接近40%。

按照市盈率估值方法,强劲的利润表现,意味着公司股价仍有上涨空间,从而为富豪们个人财富的暴增奠定根基。

此外,游戏玩家的消费体量,不太依赖宏观经济环境和线下商业活动;游戏公司能否赚到钱,主要与能否推出爆款挂钩;这也让游戏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了穿越经济周期的体质,以此为根基的企业家,更容易在富豪榜上长期名列前茅。

03

游戏行业批量产出富豪的一个隐性优势是,相比其他领域,它不需要创业者拥有钟鸣鼎食的家庭条件和社会资源,更愿意奖励那些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年轻人。

盛大的陈天桥在登顶中国首富时,不过31岁;丁磊达到这一高度,同样只有32岁。如今飞速上升的蔡浩宇只有36岁,是今年百富榜最年轻的企业家。

米哈游的另外两位创始人刘伟和罗宇皓,尽管未能跻身TOP100,但也分别以370亿元和350亿元的财富,排在第126和137位。刘罗二人同样是36岁。

米哈游三兄弟的财富神话,是游戏新贵崛起的缩影。

今年4月,胡润研究院发布《2023胡润全球白手起家U40富豪榜》,全球共有59位40岁以下(含)年轻人入选,包括21位中国富豪。来自游戏圈的新晋富豪,除了米哈游的蔡、刘、罗三人外,还有游戏公司莉莉丝的创始人王信文。

另据科技媒体《智谷趋势》统计,2021年胡润U40青年企业家榜单中,来自泛游戏行业的富豪占比26%;到了2022年,这一比例提升至36%。

前人激励下,一代代青年才俊投身游戏红海,绝大多数铩羽而归,小部分存活下来,极少数佼佼者杀出重围,获得切割市场蛋糕的权柄,并在富豪榜上成为新榜样。

但游戏行业悖论是:老钱和新贵的财富积累,并不会直接带来广为认可的江湖地位。

自诞生第一天起,主要面向青少年的游戏就背负着社会道德压力。经过二三十年的波折后,游戏不再被大多数人视为洪水猛兽,但纯粹的娱乐属性,仍然导致它难以登上传统观念的大雅之堂;游戏公司无论花费多少心思做公益、上价值,都难以获得普罗大众的真正认可,甚至常常陷入争议。

习惯偏见与议论纷扰交织之下,游戏公司老板的形象也被固化为嗜金土豪,在许多人眼中算不上利国利民的正统企业家。他们被允许借助游戏实现个人乃至家族的财务自由,但很难被接纳为商业江湖的旗帜人物。

这就形成了一个潜规则:以游戏起家的企业家,必须完成向赛道之外的跃迁,才能真正打入中国互联网乃至整个商业社会的主舞台。

在这一层面上,马化腾已经带领腾讯完成飞升。腾讯的业务版图,早已不局限于游戏,而是拓展至社交网络、在线视频、金融、企业服务等多个领域。今年第二季度,腾讯来自游戏的收入占比不到30%,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占比32%,已成为第一大收入来源。

相比之下,丁磊和蔡浩宇的进度条推进速度要慢得多。

丁磊很早就启动了网易的多元化,先后推出在线音乐、智能学习、跨境电商等,还在2009年进军“互联网+养猪”,体量更小的产品和服务更是数不胜数。但截至目前,这些业务均未成为网易的新支柱。主攻跨境电商的网易考拉被卖给了阿里,负责养猪的网易未央也发展平平,今年6月还被冻结了股权。

一番探索之后,丁磊和网易还是要靠游戏。2022年,游戏及相关增值服务收入在网易总营收中占比77%;到了今年第二季度,这一比例为78%,基本没有变化。

另一边,蔡浩宇麾下的米哈游还未向游戏之外迈出脚步。蔡浩宇似乎有心改变,他在今年9月卸任董事长,有报道称他将投入更多精力“亲自研究AI”。显然,这一举动距离产出结果依然遥远。

处于跃迁不同阶段的马、丁和蔡,在外人眼中的地位也天差地别。马化腾依然是中国互联网最有权势的两三个人之一;丁磊称得上中国互联网的前辈和传奇,但网易并非最重要的互联网公司;至于蔡浩宇,只是众多站在潮头的年轻创业家之一。

游戏的魅力和局限皆在于此。它对白手起家的年轻人更友好,比其他行业更容易造就财富神话;但站上顶峰之后,无论前方是天堂还是深渊,创业者必须主动纵深一跃,才有机会在更广袤的天地间续写传奇。

目前来看,已经完成惊险一跃的,只有马化腾。没能完成跃升的陈天桥、史玉柱等人,已经淡出主流视野;丁磊则还在跃身之后的飞翔之中。以蔡浩宇为代表的新一代富豪,也将在未来某一时间,面临这一宿命选择。

参考资料:

2020~2023胡润百富榜

2023年胡润全球白手起家U40富豪排行榜

竞核,《米哈游蔡浩宇财富增长400亿,仅次于黄峥、马化腾》

智谷趋势,《胡润百富榜公布,首富都亏了50亿,到底谁在赚钱?》

游戏葡萄,《米哈游近况:蔡浩宇亲自研究AI,刘伟要求严控招聘》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