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之下,天使投资在逃亡,还是在逆袭?

当下的资本寒冬,或许也正是GP们“炼金”之时。

寒冬之下,天使投资在逃亡,还是在逆袭?

来源 | 猎云网(微信:ilieyun)      作者 | 林京

20世纪早期,在纽约百老汇,富人经常会出资对演出进行捐助。由于音乐剧是一项高风险的投资,“天使投资人”一词也由此诞生。

中国天使投资行业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发展于90年代,21世纪后开始步入快速发展阶段。2012年开始,中国市场上诞生了一大批天使投资人,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薛蛮子、杨宁、周鸿伟和蔡文胜等。

同时,以徐小平的真格基金、雷军的顺为资本为代表,天使投资逐渐走向机构化。此外,VC/PE也开始加速成立天使基金。

转折出现在2017年底,随着资管新规的推出,“募资难”、“投资难”和“退出难”成为一级市场面临的三重困难。

2019年底,一篇《天使投资大逃亡》文章刷屏创投圈,折射这个行业的寒意。

烯牛数据显示,国内创投市场早期融资(种子轮/天使轮)数量占比不断下降,从2014年的49.76%降至2019年的20.98%。

2020年,在疫情这只“黑天鹅”的影响之下,LP出资更加谨慎,募资周期延长。在创投行业风云变幻的这几年,基金的投资逻辑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从过去的“二八定律”到趋于理性、趋于专业化。

行业洗牌之下,存活下来的基金也形成新的投资价值体系,引领行业向着更加良性、健康的方向发展。

近日,青山资本退出找靓机,两年获得近13倍回报,成绩靓眼,颇受行业和媒体关注。当下创投行业的大环境之下,不同基金的投资逻辑分别是什么?与过去相比,他们又发生哪些变化?

寒冬,成为天使投资的机遇?

一直以来,“二八定律”是环绕在创投圈头顶的一个魔咒——投资100个项目,有20个能成功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业内这样看待天使投资的回报:1%的天使拿走了80%的回报,5%的天使拿走了其余20%的回报,而其他94%的天使有可能是颗粒无收。

近日,“美版拼多多”Brandless在毫无先兆的情况下,宣布倒闭,令人唏嘘不已。这成为软银愿景基金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死亡项目。愿景基金成立于2016年,曾投出了Uber、滴滴、WeWork、OYO等一批明星初创公司。

软银CEO孙正义在接受《福布斯》的采访中承认,随着软银公司财务政策的收缩,以及新冠疫情继续撼动日本经济,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

今年上半年一级市场的第一并购案,莫属于转转与找靓机的合并,合并后项目总估值为18亿美金。

而这背后,更加引起一级市场关注的是,其天使轮及A轮的领投方青山资本或成为最大收益方,据公开报道显示,其本次只选择了部分退出便收获了2.4亿现金回报,两年DPI高达1200%。

久旱逢甘霖,作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天使投资行业单笔最大的退出,这也给了整个行业一支强心剂。

与外界频繁唱衰天使投资的氛围不同,对许多投资机构而言,他们更认为这是大浪淘沙、突围向上的时机。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曾表示,市场上都是热钱,真正的创业机会在减少。部分人开始引导舆论向资本寒冬发展,希望以此让非理性投资者和创业者冷静下来。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大多数机构减缓投资的时候,青山却加快了投资的速度。“2018年初我们准确预测了2018下半年到2019上半年的资本寒冬,所以当时早早调整了投资节奏。”张野曾表示,市场经过一年的调整,2019年项目估值普遍比2018年低了将近50%,市场比以往更加理性。

对于行业寒冬,滴滴出行天使投资人王刚指出,“我们可以逆向思考,冬天实际上是买东西的时机,而不是卖东西的时机。”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也曾表示,天使投资是穿越寒冬周期最好的武器。寒冬中优质资产价格低、资金使用效率高,到项目退出时已是好年景,对投资人来说是绝佳的资产配置选择。

红杉等VC也坚持布局早期投资。6月5日,达达集团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按照发行价16美元计算,达达集团的市值近35亿美元。这也成为红杉中国多年来坚持早期投资的又一成功案例。

投资更趋于理性、专业化

寒冬,加剧行业洗牌,尤其对天使投资这样“一哄而入”的玩儿家众多,更是如此。

泡沫散去,更加专业化、精英化的投资机构和团队,得以生存。

很多投资人表示,对于市场、行业的预期并没有改变,只是投资更加理性、谨慎。

追溯过往,天使投资多以“熟人”模式为主。因为与VC/PE投资不同,天使投资的难点主要是投人。著名的天使投资3F法则便是:Family、Friends、Fools。

自称为“热心大婶”的雷军,15年做32次“天使”,优势之一也在于他的超级人脉,比如凡客诚品创始人陈年、YY创始人李学凌、UC优视创始人俞永福、乐淘网创始人毕胜这些人本来就是他的好友。

对天使投资来说,早期项目往往只是一个想法,他们没有VC/PE机构那套完整、标准化的流程,无法靠实际运营情况来检验商业模式的准确性,因此更多的是投熟人、投熟悉的产业,以获得更高的成功率。

但是,“熟人当道”模式,容易让天使投资囿于有限的创业项目,许多隐形的独角兽被忽略。昔日,徐小平投资聚美优品、王刚投资滴滴等背后,看似感性的快速决策,实则是基于其行业经验和独特认知的直觉判断。

天使投资“暴富神话”背后,都并非“一拍脑袋的决定”。对天使投资人来说,更需练就一双甄别项目的慧眼,如何判断准所投的创始人与团队,至关重要。

以找靓机为例,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曾表示,选择投资温言杰,是因为他是一个让人觉得很舒适的人,没有很强的侵略性和威胁感。因为在二手手机这个领域,如果是侵略性很强、性格色彩极其鲜明的人是没法做的。这个行业的后端供应链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只有像温言杰这样务实的人才能够在这里游刃有余,有自己的生存空间。

同时,在张野看来,投资年轻人就是投资未来。“青山非常重视人,也期待发掘更多有创造力的年轻创业者。创业最迷人的地方在于它的持续演进与瞬息万变。在这条路上可以走多久取决于你‘改变世界’的热情与决心。”

在看创业项目时,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徐小平认为,他能阅读人的心灵。“看创业者是不是真想做这件事,是不是真喜欢做这件事。如果和对方谈完,心里想起的都是那个人,就决定投;如果想起的不是人,而是项目,那就不投。”

一直以来,天使投资偏向轻资产的TMT行业,国内很多天使投资人也都是出身于互联网行业,对此有非常深厚的经验。

天使投资发展到今天,一个变化是从个人走向机构化,另一个是行业专注度的提升。

在行业寒冬之下,在更加细分的赛道上精耕细作的投资机构,似乎更容易生存和逆袭,也更容易精准捕捉到隐形的独角兽。比如高瓴资本、红杉资本、IDG资本等综合型机构,以及腾讯投资这样的头部CVC,持续在消费领域发力,捕获喜茶、完美日记、蚂蜂窝等众多明星项目。其中,红杉资本所投消费项目最多,国内国外加起来已经超过10个。

作为后起之秀,在消费赛道上,青山资本连续投中找靓机、花点时间、每日黑巧、bosie、无界空间等项目。其创始人曾表示,在投资时,对消费品的各个品类会做大量的研究,分析这里面有什么不一样的切入点,这个市场的空间在什么地方等等。

据悉,青山资本之所以聚焦于消费领域,就是因为消费行业相对稳定。因此,青山资本60%~70%的项目在消费领域,30%~40%的项目在科技和互联网领域。

华医资本则专注于医疗大健康产业投资,在其创始人刘云看来,与其他创投机构相比,华医资本最核心的优势在两个方面:一是研究驱动型投资,二是投后管理增值能力。

“创新工场”则在泛娱乐和科技领域“遍地开花”,创始人李开复的投资逻辑则是对技术、产品、战略的深刻了解,对于“趋势”的判断。

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天使投资人的数量锐减,超过80%的天使投资人离场。一方面,企业估值提升;另一方面,早期移动互联网的红利逐渐消退,模式创新不再受到投资人的关注。

而专注于细分领域长期深耕、专业化的头部GP则更容易获得LP的青睐。GP二八分化将更加明显,LP将更加集中于头部的优质GP。

GP从“淘金”到“炼金”

天使机构被比作新经济的毛细血管,因为他们的助力,才有了如今的腾讯、滴滴、58同城、聚美优品以及更多的独角兽与上市公司。

现在,创业模式也在不断发生改变,从模式的创业走向技术驱动型的创业,走向刚需行业的创业。36氪认为,GP从淘金时代走进炼金时代,也进入了行业洗牌的整顿期。未来创投行业会对GP提出更高的要求,包括要求投资机构具备更强的专业能力、投资策略和为被投企业赋能的能力,它不仅仅是低买高卖的生意,而是需要创造价值的行业。

《全球创投风投行业年度白皮书(2020)》指出,2020年是“危中有机”的一年,突如其来的动荡正在倒逼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加速重构,新基建、新消费、人工智能等产业的发展带来创投、风投新机遇。

作为国内最早关注消费领域的天使投资机构,青山资本创始人张野认为未来十年是新消费领域创业的黄金时代,整个流通环节,无论电商还是物流还是支付,甚至是新媒介都给消费创业带来了一套全新的基础设施。

天使投资人一般需要陪着被投项目至少4-5年,虽然周期长、风险大、竞争激烈,但也潜藏着巨大的机会。张野此前在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曾表示,青山资本在选择被投项目时,不变的核心是找到项目爆发式增长的前夕。对于任何高增长的企业来说,其发展过程一定是从缓慢积累至快速增长,然后趋于平稳甚至缓慢衰退,青山要找到的是它即将爆发的前一刻。

据了解,在找靓机项目上,与行业一贯定律不同,青山资本曾连续两次领投。找靓机也从月销售额100万到后来月销售额4个多亿,并保持持续增长。

随着找靓机与转转达成战略合并,未来势必在二手市场这座“富矿”上爆发更多可能。

IDG资本熊晓鸽曾表示投资任何一个公司,退出以后,这个公司还要能够持续地发展,不仅仅是给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也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这样才谈得上成功。

徐小平在访谈中也表示,帮助年轻人创业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我不经意参与了这个时代的创造,参与了这个时代的推动。”

对于天使投资来说,最大的“回报”是“过程”本身,而不是“结果”;天使投资最大的“价值”是“社会贡献”,而不是“现金回报”。

而当下的资本寒冬,或许也正是GP们“炼金”之时。

声明:本文经猎云网授权发布,文章内容不代表川图在线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