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看着不起眼,却让王思聪脸红的行业,除了赚钱,还有人准备上市

共享充电宝步入收割期。

1602308816944757.jpg

来源 | 融中财经

作者 | 戴贤超


只要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

五年时间过去,共享经济剩下一地鸡毛,回头看去,真正做起来的,除了共享单车,也只有共享充电宝了。

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如今也逐渐清晰,假设单个充电宝每天仅使用1次,一次2小时,按照街电2元/小时的定价,一台12个充电宝的机柜,每天能赚48元,一个月能赚1440元,三个月即可收回成本。而且还有广告、商家线下引流、充电宝售卖等盈利模式补充。

而这个价格还是共享充电宝初期的,如今共享充电宝已经走出“用户培育期”,行业巨头们已经开始酝酿涨价来收割用户。

2017年,聚美优品CEO陈欧斥资3亿,投向以共享充电宝项目街电。彼时,共享充电宝并不被大众所看好。国民老公王思聪甚至隔空喊话称:“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包括小电科技在内的共享充电企业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便相继有了盈利的消息。2018年7月,小电科技宣布已实现盈利。2018年8月25日,聚美优品发布了其过去半年的年报,其中旗下的街电品牌在2018年5月开始就实现了盈利,用户达到6000万。

此外,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租赁业务交易规模达79.1亿元,未来三年复合增长率约为44.9%。直营模式下,2019年共享充电宝TOP4(即来电、小电、街电和怪兽充电,合成“三电一兽”)毛利率均值近25%,盈利水平较稳定。

今年7月,浙江省证监局官网披露,小电科技已同浙商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拟在创业板挂牌上市。这意味着,小电科技或将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

显然,在共享充电宝项目上,王思聪不仅打眼了,还被打了脸。

资本涌入 三电一兽格局形成

2017年,共享充电宝经历了快速的兴起与迭代,因此市场需求和商业模式一直备受质疑。2017年春夏之交资本爆发式入局,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行业融资超过30笔,至下半年一些尾部企业纷纷阵亡,市场由狂热回归冷静,头部企业和二三线企业的差距逐步拉开。经过多番洗牌,最终形成“三电一兽”格局。

小电科技成立于2016年12月,目前,小电已覆盖北上广深杭等全国1600座县级以上重点城市,用户量近2亿,市场占有率在共享充电行业优势明显。2020年7月,浙江证监局网站披露,共享充电宝小电科技正在接受上市辅导,准备在科创板上市。公开资料显示,自成立以来,小电科技先后获得5轮融资,包括来自国内十余家一线VC,如金沙江、王刚(天使投资人)、腾讯、元璟资本、红杉资本(中 国基金)、高榕资本、鼎晖、盈动资本等的投资。

2017年5月,怪兽充电成立。此时,在共享经济热潮下,共享充电宝项目显得格外抢手,因此刚刚成立不久怪兽充电就获得了软银亚洲风险投资公司、高瓴资本、顺为资本、清流资本、 小米科技等知名机构的投资。在资本的加持下,怪兽充电的表现也不负众望,2019年7月,怪兽充电用户突破1亿。同年11月,已覆盖全国超过1300家城市。2019年12月,又完成C轮5亿元融资。

街电成立于2015年11月。2017年3月底,街电获得亿元级别的A轮融资,由IDG资本、欣旺达资本领投,海翼股份跟投。2017年5月,聚美优品宣布将以3亿元人民币(现金)收购共享充电宝企业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股权。陈欧将出任街电的董事长,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

此时,外界对于共享充电宝依旧是各种不看好,都认为买个充电宝更划算,反正这个东西又不贵,入手门槛如此之低。国名老公王思聪甚至在微博上立帖为证称“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

然而,在收购街电一年后,即2018年8月25日,聚美优品发布当年度半年财报,称旗下的街电品牌在2018年5月开始就实现了盈利,用户达到6000万。

到了2019年12月,街电已覆盖全国95%城市,累计用户突破2亿。

2020年1月,街电日订单峰值突破200万。

来电成立于2013年12月,在三电一兽中,不仅成立时间最早,2017年10月宣布实现盈亏平衡,成为行业资本化和规模化后,第一家宣布盈亏平衡的共享充电宝企业。在融资方面,来电获得了九合创投、红点创投、 海纳亚洲等机构的风投。据来电官网披露,截至目前,来电在全国超过90%的城市实现业务服务落地,注册用户超1.8亿,实现全场景用户需求。

收费涨价 开始收割用户

相比以前1元每小时的收费标准,如今的共享充电宝收费更是贵的离谱。在国庆期间,就在笔者的老家,一个四线城市,某品牌共享充电宝的收费标准为2.5元/半小时,24小时内封顶30元。在微博上,更有网友吐槽称,使用了最贵的共享充电宝,6元/半小时。

总而言之,即便是在1元时代,街电等巨头就相继宣布实现盈利,但是,资本总是贪婪的,巨头们也并不满足1元/小时带来的微薄利润。

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共享充电宝行业曾掀起多番“涨价潮”,租金甚至涨至8元每小时。

此外,各家充电宝的收费标准均不统一,查询街电、小电、来电、怪兽共享充电宝小程序或者公众号,均未显示具体的计费规则;经过测试,三电一兽在不同地区、不同场所、不同店铺,共享充电宝的收费标准均不相同。

对于涨价,街电曾回应称,企业为了长久健康发展,获取一些现金流,可能会在定价上面有所变动,这是一个市场行为,也是动态行为。

共享充电宝行业实现盈利主要原因之一是稳健的盈利模式与现金流。对比共享经济的其他行业,共享充电宝为刚性需求,因此现金流入有保障,且由于产品成本较低,室内场景下损耗程度及维护费用较低,行业的现金流出主要在商户分成等人为因素可干预的方面。

在成本上,相比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的运营成本和生产成本要小很多,这让盈利也变得更为容易。如今来看,此前所说的伪需求其实是刚需,随着手机性能越来越强,电量消耗得越快,而电池技术进步却很缓慢,这让充电频率变高;而且很多人不愿意经常带着笨重的充电宝外出。虽然说新充电技术的突破,将会削弱共享充电宝的需求,不过短期内还很难造成威胁。

因此,市场的验证,更低的成本与更少的 未知因素帮助行业顺利度过了2018年的资本沉寂期,行业也得以在2019年继续快速发展。

目前,无论是用户规模、设备铺设密度和广度,还是主营收入上,“三电一兽”都处于领先地位。

竞争格局在2019年更加稳固,以租赁收入计算,2019年行业CR4高达84.9%。

首先,用户习惯和价格接受度往往被低估。在懒人经济和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对低频应急需求,用户较少计较租赁价格和未来使用次数,因此较少考虑购买充电宝或者携带充电宝来替代应急充电服务。

此外,虽然共享充电宝的触发条件很高,但是庞大的潜在用户,截至2019年底,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16.0亿户,逐步扩大的铺设范围和低线城市的拓展,带来了可观的市场空间。据推测,2019年共享充电宝市场用户规模在2.5亿左右。

盈利模式单一

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租赁交易规模达到79.1亿元,呈现141.3%的高速增长。行业对一二线市场的场景布局日趋完善,市场开始向三四线城市下沉。考虑到现有的规模量级以及三四线的消费水平与较长的市场教育期,市场增速与早期相比会有所回落。

尽管目前,共享充电宝巨头们已经相继实现盈利,但是这依旧无法改变共享充电宝盈利模式单一的现实问题。共享充电宝依托于场景,却也受限于场景。在今年年初突发的新冠疫情期间,工厂停工商家停业,公众迫于对疫情的恐惧,自觉的呆在家里,闭门不出,这让各种线下消费场景也进入冰冻期。而严重依赖于各种消费场景的共享充电宝也因收入骤降而陷入极大困境中。

经历这场疫情之后,改变单一的盈利模式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所亟需解决的问题。

声明:本文经融中财经(微信ID:thecapital)授权发布,文章内容不代表川图在线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