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不到演唱会门票,我选择在电影院蹦迪

新运营6个月前更新 deepecho003
618 0 0
抢不到演唱会门票,我选择在电影院蹦迪

©️深响原创 · 作者|王萌

这是一场对传统观影习惯的挑战。

允许拍摄、允许跟唱跟跳、允许挥舞荧光棒,在《泰勒·斯威夫特:时代巡回演唱会》(以下简称《时代巡演》)的放映厅内,不少观众走出座位,在影厅的空地上配合着电影里泰勒·斯威夫特的节奏一起唱跳狂欢。

不同于常见的故事片电影,《时代巡演》是一部演唱会录像,以电影的手法记录下了泰勒·斯威夫特2023年时代巡回演唱会的演出画面。这部电影由萨姆·伦奇执导,泰勒·斯威夫特担任制片并主演,于2023年12月31日登陆国内,截止1月4日上午9点,上映5天累计票房5408.3万元人民币,豆瓣评分高达9.4分。小红书上有关#泰勒·斯威夫特电影#的笔记量多达1万+条,从组织观影的信息、到观影着装指南、再到观众们观影时劲歌热舞的视频都有人分享。

从上映情况来看,这部电影的票房分布主要集中于一二线城市的青年群体。以首映日为例,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一二线城市的当日票房为3100.2万元人民币,占首日总票房的77.3%,20-24岁的观众占比最高,达40.8%。

在登陆中国之前,《时代巡演》在北美市场已是名声大噪。影片在首日以3700万美元的票房成为北美首日预售总榜的亚军,仅次于《复联4:终局之战》,10月13日正式上映后,首周3天就凭借1.28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成为影史第一部票房破亿的演唱会电影。

事实上,把演唱会放进电影院并非《时代巡演》的创举,早在20世纪中叶,国外就有诸如《蒙特雷流行音乐节》《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等对音乐节影像的记录,2009年上映的《迈克尔·杰克逊:就是这样》更是以2.61亿美元票房获得了演唱会电影全球票房之首;国内的歌手也没有错过对演唱会电影的探索,五月天在2011年推出了中国第一部3D演唱会电影《五月天追梦3DNA》,之后邓紫棋、王力宏、崔健等知名歌手也纷纷制作了自己的演唱会电影,容祖儿演唱会电影则将在1月19日香港地区公映。

既然演唱会电影并非新鲜事,为什么泰勒·斯威夫特的《时代巡演》为何能成为史上最卖座的演唱会电影?它获得成功的关键要素是什么?这一模式对中国市场有何借鉴意义?

演唱会电影模式详解:
新在哪儿?

泰勒·斯威夫特是全球最顶级的艺人之一,出道17年,共获得10座格莱美大奖,并因其强大的市场号召力被评为2023年《时代》杂志年度人物,《时代杂志》称她找到了一种方法:一种让黑暗中的人重新找到希望的方法。

2023年3月她开启了目前人生中规模最大的一场巡演——”Eras”世界巡回演唱会,在这轮巡演中,一票难求是常态。成为“不能去现场的弥补”,正是《时代巡演》这部电影在粉丝眼中的意义和安慰。

除去歌手本身的影响力,《时代巡演》在海外的成功也离不开泰勒·斯威夫特团队对于“演唱会+电影”模式全流程的创新。

第一,内容制作上的创新。

电影制作本身是一个多方博弈的过程,导演、编剧、制作人等各种角色的个人经验和意愿都会对内容产生重大的影响,而为了保证创作上的独立自主,泰勒·斯威夫特除了是《时代巡演》的主演外,还担任了这部电影的制片人,使自己在创作上拥有最大的自主权。

在导演的选择上,泰勒·斯威夫特也并未选择传统的电影导演,而是邀请了在音乐现场秀的制作上有着深厚积累的萨姆·伦齐。他是美国音乐真人秀《嘻哈星节奏》的导演,也执导过《本·普拉特:无线电城现场秀》和《BTS防弹少年团:台上允许热舞》等演唱会电影。

演唱会和电影同为强文化载体,在内容表现、观看形式、用户体验等各方面都不尽相同,在融合时就更容易产生冲突,对导演的选择也体现了泰勒·斯威夫特团队对于这部电影呈现形式的侧重。

此前的演唱会电影的呈现方式大概有两种:

一种是故事片形式,比如《五月天人生无限公司》就是以过气英雄拯救超级英雄为主线;一种是纪录片形式,比如《贾斯汀·比伯:永不言败》记录了16岁的贾斯汀·比伯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秀开始前的准备工作。

选择以演唱会的内容去适应传统电影载体的形式导向了不同的结果,要么是像前者一样剧情幼稚尴尬,不仅没能吸引影迷,反而劝退了一波歌迷;要么像后者,长篇累牍的心理剖析使之只能作为粉丝特供影片,而难以突破天花板的限制。

《时代巡演》则与两者都不同,只记录下了泰勒·斯威夫特在舞台上光彩照人的演出时刻,不仅降低了影片的制作成本,还完整地保留了演唱会所独有的沉浸式体验,回归了狂欢本身。虽然演唱会电影的本质是粉丝电影,但纯粹的视听盛宴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电影的观看门槛,实现了对更广大的路人市场的吸引。

抢不到演唱会门票,我选择在电影院蹦迪

《时代巡演》 图源豆瓣

第二是在发行上的创新。

泰勒·斯威夫特团队绕过了好莱坞制片公司,直接与美国最大的连锁影院AMC合作发行,这个选择为《时代巡演》这部影片带来的好处不一而足。

首先是制作成本上的降低和收益上的提升。泰勒·斯威夫特团队通过绕过大制片厂规避了传统发行商惯常收取的8%-15%的佣金,最终的门票销售将与影院分享43%,剩下的57%由泰勒·斯威夫特与AMC共享,大部分份额会分配给艺人团队。

其次是缩短了制作时长。根据英国著名电影产业学者史蒂芬·费乐斯的研究,好莱坞影片制作周期平均用时为871天,大制片厂拥有着完备的制作体系和经验,但代价是更为繁冗的制作流程。反观泰勒·斯威夫特团队只找了五名剪辑师来负责后期,两个月内就完成了整部电影的制作。同时,《时代巡演》能够在“好莱坞大罢工”期间顺利进行,也正是因为这部电影并不是由电影和电视制片人联盟成员公司制作,符合演员工会联合会的一项临时协议。

再次就是艺人团队自主权的提升。直接与院线进行合作后,团队可以更加充分、高效地把握影片的发行节奏。就北美院线而言,《时代巡回》只会在周四、周五、周六以及周日上映,将影片集中安排在后半周放映,是因为团队希望观众可以尽量坐满,使之看起来更像是参加了一场活动,而非只是看电影。

《时代巡演》最终在影院上映的影院数量也达到了3850家,时间也长达13周,超过了不少好莱坞影片的上映时间,使《时代巡演》在时间的长度和铺设的广度上都达到了极致,影片得以最大范围地触及受众。

抢不到演唱会门票,我选择在电影院蹦迪

《时代巡演》 图源豆瓣

第三则是在放映和宣传上的创新,《时代巡演》的宣传策略可以说将“粉丝营销”用到了极致。

泰勒·斯威夫特的”Eras”世界巡回演唱会开始于今年3月,结束于明年年底,8月5日在洛杉矶SoFi体育场的演出结束,也代表着这场巡演暂时进入到了休整阶段。《时代巡演》的上映时间则刚好在这段空白时间,演唱会为电影做声量上的背书,电影为演唱会延续热度,实现了闭环。

而为了达到最快上映,泰勒·斯威夫特团队放弃了完整的宣传周期,从官宣到上映只用了1个月的时间,这背后的底气是泰勒·斯威夫特本人2.7亿的 instagram粉丝和9460万的X粉丝,她在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远胜于电视广告、地投等传统方式。

放映的部分在泰勒·斯威夫特团队和院线的支持下成为了宣传的一部分。在传统的观影习惯中,观众往往不被允许拍摄屏幕,否则会被视作侵权。而泰勒·斯威夫特团队则不仅号召粉丝边看边拍,还呼吁大家跟着电影一起唱跳,影院也为粉丝准备了荧光手环、友谊手链等道具助推氛围的提升。

泰勒·斯威夫特本人强大的粉丝基础又一次显示出它的优势,粉丝们自发拍摄的观影视频实现了对影片的持续宣传,长尾效应更为显著。

知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也在《时代巡演》上映之前对其加以盛赞:泰勒·斯威夫特马上会让制片厂们长点见识,它很好的表明了电影是一种形式,关乎看待事物、分享故事或是分享有价值的经验的方式,如果他们不想要,其他人照样会要,事实就是如此。

在片方、影院、粉丝的三方合力下,“演唱会”被搬进“电影院,这显然是一次对传统电影文化的挑战,在制作、宣传、发行乃至放映上改变了由好莱坞大制片厂制定下的电影产业“潜规则”,而正是得益于全方位的突破和创新,《时代巡演》才取到了这样难得的成绩。

演唱会电影有何可图?

就像前文所述,《时代巡演》之前也有不少明星尝试做演唱会电影,五月天更是连续制作了三部,这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到底是什么吸引了歌手们不断投身于电影的制作,而市场对于演唱会电影的态度又是如何?

就具体收益而言,演唱会电影可以算得上是一门低成本高回报的“好生意”。以正在上映的《时代巡演》为例,因为之需要将演唱会现场录制下来并加以后期,其制作成本不到2000万美元,而目前全球票房已超2.57亿美元,市场预测可以突破4亿美元的票房,按照泰勒·斯威夫特团队与AMC的协议,团队将获得半数的票房收益。

哪怕是更复杂一些的演唱会电影,比如以纪录片形式呈现的《贾斯汀·比伯:永不言败》其投资成本也仅为1300万美元,最终票房成绩为7300万美元,净利润达2000万美元。

除此之外,演唱会电影也起到了对明星本人宣传的作用。相较于动辄几百上千的演唱会门票,几十块的演唱会电影票大大降低了路人了解歌手的门槛,实现了对增量人群最大程度的触及。同时,也满足了抢不到票、或没有经济实力购买演唱会门票的粉丝,进一步增强了粉丝粘性。

演唱会电影作为一种多元性的内容也是对院线储备的补充。根据Hankyung报道,今年Q4韩国院线面对电影市场整体上的惨淡,决定与经纪公司合作,将K-POP艺人的演唱会实况电影放在电影院内放映。比如CGV上映《IU演唱会:黄金时刻》和《随风而遇:金浩中的季节》。

而从实际效果来看,粉丝的支持也确实带来了不错的票房成绩,林英雄的演唱会电影《英雄总决赛》的销售额为60亿5971万韩元,位列今年韩国电影销售额排行第16位、《防弹少年团:稍待未来》获20亿3565万韩元的票房、《IU演唱会:黄金时刻》的销售额也达到了18亿751万韩元。

抢不到演唱会门票,我选择在电影院蹦迪

《IU演唱会:黄金时刻》 图源豆瓣

在泰勒·斯威夫特本人的影响力下,无论是声量上的提升,还是具体的票房收益,《时代巡演》都获得了绝对意义上的成功,也印证了演唱会电影的可行性和发展潜力。但对于国内的经纪公司和制片公司而言,演唱会电影的成功似乎很难复制。

演唱会电影本质上是粉丝电影,服务于那些无缘亲临现场的更为广大的粉丝群体,可以说,演唱会电影的票房正是艺人名气的具象化体现。而国内市场粉丝圈层化严重,新生代内缺少像泰勒·斯威夫特一样的全民级偶像,受众范围有限,票房也就难以获得更高的增长空间。

又由于演唱会电影的素材都来自于演唱会,要想拍出好的演唱会电影,就必须要有精彩的演唱会作为基础。以”Eras”世界巡回演唱会为例,演出时间长达3小时15分钟,包括了44首歌曲,舞美设计根据9张专辑设计了9种主题的风格,在唱完歌曲Tim McGraw后,泰勒·斯威夫特还会跃入水中再游回舞台继续表演,整场演出堪称一场视觉盛宴。

国内的演唱会则在最近显得乱象丛生,“假唱派”、“综艺派”、“递麦派”、“倒嗓派”等各种演唱会流派充斥着演出市场。除此之外,国内演唱会的舞台也大多遵循“主舞台”+“延伸台”的惯常设计,视觉效果有限。因此整体来看,素材角度就不足以支撑演唱会电影的制作。

抢不到演唱会门票,我选择在电影院蹦迪

《时代巡演》舞美设计 图源豆瓣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发行问题。国内的影院的发行机制更适合大片、商业片,演唱会电影受众有限且分散,无法保证上座率,消费潜力相对大众市场而言也十分有限,因此走大规模上映的路子对于影院而言可能得不偿失。

韩国院线选择了分线发行的方法,经纪公司与发行公司单独敲定放映的场馆,并且联系粉丝团组织应援场放映,提升了单场上座率的同时也方便影院预测票房和需求。为了弥补低频次放映的损失,演唱会电影票也较普通电影票贵上一些,比如IU的实况电影就卖到了2.2万韩元,而韩国的普通电影售价为1.5万韩元。

但分线发行在国内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去年12月初《非诚勿扰3》《一闪一闪亮星星》《金手指》《年会不能停!》《舒克贝塔》五部跨年档电影宣称将分线发行,但一晚之后,这些影片分线发行的标签就都尽数消失了。影片票房产出能力不确定,发行规则又要求放映占比高达12%-15%,院线不愿意开盲盒,分线发行也因此难以继续推进。

虽然从《时代巡演》来看,演唱会电影是一个收益大于投入的“好生意”,这部电影也通过对传统电影文化的挑战为业内提供了重新审视演唱会价值的新窗口。但整体而言,国内的生存土壤对于演唱会电影这个品类而言仍然太薄,这种能在海外市场获得巨大成功的模式并不能照搬进国内市场。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