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带货,先看看你有李佳琦的脸没有?

明显的,这是把直播带货当做一个商业模式,或者来说是一个行业。

直播带货,先看看你有李佳琦的脸没有?
明显的,这是把直播带货当做一个商业模式,或者来说是一个行业。但其实不是,直播带货是一种商业心理,网红时尚的衍生品。在这个时代,获胜的产品不一定是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在直播带货中,是直播定性了产品。也就是播主定性了产品,播主最终目标是占领粉丝的心智,销售的只是一个副产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直播是一个壁垒很高的行业。那么,现实中适合直播卖货的主播、产品、受众都是相当有限的。

吴晓波直播翻车了。

这对一个中国最知名的商业作家、有着高尚情操和素养的知识精英来说,确实是一件“无比尴尬和羞愧”的事情。

知耻而后勇的吴老师,在随后赶制的一篇微博长文中,承认了自己业绩惨淡,辜负信任,开始复盘反思,直言“自信害死我”。这篇博文的标题是《吴晓波:十五罐》,懂点戏文的人都知道,清初戏曲作家朱㿥有一部传奇作品《十五贯》,此剧揭露批判了主观臆断和循规蹈矩的官僚作风,歌颂了实事求是的精神。想必吴晓波拿此标题做比,是给自己过度自信,不熟悉直播行业的主观臆断,同时对于自己固有文人思维的一个反思。

在《吴晓波:十五罐》文中,吴晓波及时的进行了批评与自我批评。言辞恳切而且剖析深刻,很真实很可爱。

但是,直播是商业行为,和真实可爱不沾边。“在2020年,不看直播,不做直播,那就是白过了。”说完大话,自然是要验证一下:吴晓波的直播纵然从一个月前就开始筹备,做了不少功课和抄不少作业,但是事实证明直播带货不相信眼泪。此事件甚至引发了网友对于吴晓波影响力质疑:吴晓波还是那个最懂“中国商业的人”的人吗?

吴晓波的直播翻车,也预示了这已经不是一个滥用影响力的时代了。

直播带货和短视频直播相似但又不同,虽然同样是以视频为主要表达形式的内容,但二者的目的、原理和逻辑却并不相同。直播带货的本质是电商,背后是对主播的信任感与强大供应链的组合。

话说白了,就是做直播,你先看看你有李佳琦的脸没有?

李佳琦和薇娅是公认的当之无愧的这场潮流中的中坚力量,薇娅全网粉丝量一度逼近一线明星。很多人都关注薇娅是火了以后才带货还是带货以后才火,网上的资料显示,薇娅最早是淘宝的商户,生完孩子后做直播了,入场早,下沉市场做得很好,有头脑,想法多。最重要的是颜值能打,不仅长着一张大气明星脸,穿着精致,时尚感强。

李佳琦也是这样,他最初也只是欧莱雅的一个彩妆导购,每个月工资也就6000块钱。因为业务能力突出,才被选出参与网红孵化项目。

李佳琦之所以成功,他的人设是“贴心闺蜜”。

李佳琦长了一张对多有女生来说都不讨厌的脸,更何况他极具专业精神和过人的情商,以介绍口红来说,短短60秒,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仿佛自带灵魂。他赋予了每一支口红以特质,他了解彩妆,也了解女性。为了更好的效果,他直接把口红涂嘴唇上。有次直播试色口红数量,竟然试了300多支。“没有比我更了解女人。”所以,没有女人可以空手走出李佳琦的小视频。“那些小女生除了被种草的幸福感,还有赶紧下单的紧迫感。”他那个一字一顿的“oh my god”和“买它、买它、买它”,直击女性心扉——是一种涂在唇上的暧昧和穿在身上的性感。

薇娅和李佳琦等本身就是一个时尚IP,薇娅们通过直播大火之后,被邀请参加综艺,收获无数流量,继而促成销售火爆。

至于李佳琦和薇娅带什么货,这完全不是问题。

在一场直播中,薇娅秒卖7万份宝鸡凉皮。最为惊人的一次业绩,2017年10月为一家零粉丝的皮草店铺带货,销售额高达7000万。2018正式进军淘宝公益,致力于电商脱贫,双十一帮助带货滞销农产品,两个小时成交额突破2.5亿元,因贡献突出阿里巴巴授予她脱贫攻坚公益明星。

 

直播教程中总结的:先选出优质的产品,最好自己先试用,与产品供应商洽谈好合作价格,把体验感通过直播现场告诉观看直播的用户,客户通过直播间购物车下单购买,供应商进行发货、售后。

明显的,这是把直播带货当做一个商业模式,或者来说是一个行业。但其实不是,——直播带货是一种商业心理,网红时尚的衍生品。在这个时代,获胜的产品不一定是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在直播带货中,是直播定性了产品。也就是播主定性了产品,播主最终目标是占领粉丝的心智,销售的只是一个副产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直播是一个壁垒很高的行业。那么,现实中适合直播卖货的主播、产品、受众都是相当有限的。

 

而没有这种特质的直播带货只能是“错位感”“违和感”。在李佳琦的直播上“大家是来是看李佳的,然后是来买东西的”。而吴晓波的直播,他的粉丝相对比较理性,而且粉丝的层次和年龄段相差很大,没有大家一致认同的产品。在线购买的动力并不强,激情消费不可能产生,这些人大部分是消费都是理性的,不太关心商品的价格。

那么,如果一个商业模式不能被复制,没有广泛的参与者,那这个模式最终不会长久。

时下,直播翻车的明星大腕比比皆是。李湘、柳岩、谢霆锋、郭富城、王祖蓝等诸多明星纷纷加入了直播带货的队伍,都是自带流量的明星,但是这些都没有转化为“消费力”。 “我们和小沈阳合作了一场直播,卖一款白酒。当晚下单20多单,第二天一看退货16单。”小沈阳目前在新浪微博上粉丝数为1743万,抖音粉丝数为1915.2万。很多艺人的直播卖出的商品只有寥寥数单。而大家看到的是业内为了营造销量大好的假象惯用的手法:“就是刷单,然后第二天退货。” 相比来说,罗永浩的直播带货还稍微好一些,不过这两个月来成交也开始下滑,6月份在电商榜单中仅位列46位,销售额不过6500万左右。根据果集数据联合多个媒体发布的6月份直播电商主播GMV月榜TOP50榜单,排名前五十的主播单月销售额总计超过126. 12 亿元。其中,薇娅以27. 4 亿元的销售额位列总榜单第一,辛巴和李佳琦位列第二、第三。

现在看来,直播带货,对于明星而言是宠粉圈粉的一个补充手段。对于企业品牌而言,明星效应降低产品导入成本,明星提升产品信任度,是一个产品竞争力的补充手段,不要期望过高。当然,直播带货在一段时间里还不会消失,是因为5G将会给短视频带来下一个小高潮。就电商直播而言,去品牌化是主要特征。用户只认人,不认品牌,跟微商类似,人、货之间存在隐形的信任背书。用户消费爱豆推荐的东西,不管有没有品牌,不管有没有实际需求,粉丝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买他!其中,去品牌化的不仅仅是产品,明星也一样。

吴晓波翻车就是例证。

声明:本文经融中财经(微信ID:thecapital)授权发布,文章内容不代表川图在线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