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牛,穷途末路

率先陷入退市危机的途牛,或许再不可与携程、同程艺龙同日而语。

途牛,穷途末路

来源:融中财经

作者:叶子

“要旅游,找途牛!”这句曾传遍街头洗脑的广告语,正与途牛一起,销声匿迹。

近日,在线旅游巨头途牛旅游网(以下简称“途牛”)收到纳斯达克通知函,提醒公司股价已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如果公司在从7月1日起计算的180天内,未能提升股价,使其连续10个交易日收盘价高于1美元,将会面临被退市风险。

2014年5月10日,途牛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继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后,第四家OTA(在线旅游)上市平台,跻身“第一梯队”。然而,上市6年,途牛亏损超过60亿。

据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途牛营收22.8亿元,净亏损6.95亿元,同比亏损幅度扩大274%。截至6月3日,途牛最新股价0.94美元/股,而市值仅1.15亿。

相比之下,曾与途牛“不分伯仲”的携程,股价26.65美元/股,市值高达158.05亿,几乎是途牛的151倍;更值得注意的是,携程近日成立了自己的创投公司——携程创业投资(上海)有限公司。

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携程已经多次对外投资,公开投资事件超50起,投资企业多为旅游产业上下游企业。财报显示,携程2019年全年利润大幅增长,总交易额继续稳坐全球在线旅游行业头把交椅。

反观途牛,从“OTA第一阵营”到“一元仙股”,途牛只用了六年。如今,新冠肺炎给旅游业带来了极大冲击,携程、同程艺龙等多家在线旅游平台(OTA)受到冲击。而途牛,却率先陷入了退市危机,再不可与携程、同程艺龙同日而语。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一季末,海航集团持有途牛27.2%股权,为最大股东;京东持有21.1%股权,为途牛第二大股东。面对如今的途牛,这些股东也已做好了离场打算。

连续亏损仍持续烧钱

2006年,国内在线旅游市场出现极大发展空间和市场潜力,为了避开与携程、去哪儿、等OTA平台正面厮杀,途牛另辟蹊径,依靠其强大的渠道建设和技术构建能力,在“跟团游”细分赛道迅速成长,不仅填补了在线旅游市场空白,还推动了国内休闲娱乐的蓬勃发展。

借助这一模式,途牛在国内在线旅游业“风光”了近10年。直到2014年,迎来最高光时刻——赴美上市。资料显示,当年世界著名旅游胜地马尔代夫总统亚明,亲自飞往南京会见途牛创始人于敦德——因为在去马尔代夫旅游的游客中,每六人就有一人是在途牛下单。

事实上,2011年至2013年,这三年其实是途牛上市前高速成长的三年——营收分别达到7.7亿元、11.2亿元、19.6亿元。通过赞助《爸爸去哪儿》、签下品牌代言人林志颖父子、推出“重走爸爸路”旅游线路;获得京东约4亿美元投资,引爆国内亲子游市场。

而进入资本市场后,2014年8月,途牛上市即巅峰,在股价达到24.99美元历史峰值后,便进入了长达近6年的持续下跌周期。

与此同时,亏损对途牛来说似乎更是成为“家常便饭”。

数据显示,上市6年来,途牛的营收并不理想。即使在营收巅峰的2016年,净利润也是出现上市以来最大亏损——2016年总营收105.48亿,同比增长37.51%;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24.27亿元,同比亏损65.87%。

2014年至2019年,途牛净亏损分别为4.48亿元、14.59亿元、24.27亿元、7.7亿元、1.86亿元、6.95亿元,合计巨亏近60亿元。而上市前,途牛2011-2014年的运营亏损则分别为1.0037亿元,1.1345亿元,0.9703亿元,4.73亿元。

1591680276133023.jpg

对于途牛的持续亏损,一定程度上源于其大笔的营销费用。

2014年5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后,途牛先后签约林志颖和周杰伦,启动“双代言人模式”;2016年途牛更是开始与《非诚勿扰》《最强大脑》《中国好声音》《花儿与少年》《花样姐姐》等多个综艺合作,仅《奔跑吧,兄弟》第四季特约赞助就花费1.485亿元。

数据显示,途牛2016全年市场营销费用占总运营费用的61%,同期携程是36%。

直到2017年第三季度,途牛才实现首次单季盈利。而从全年来看,途牛上市6年来,从未实现过年度盈利。业绩的持续亏损,也让途牛逐渐掉出OTA第一梯队。

曾获多家重量机构加持

烧钱枪市场的途牛,必然也是有资本的。

2015年5月,在最风光的时候,途牛与京东等投资者签订协议,获得总计5亿美元投资。其中,京东以2.5亿美元现金及向途牛提供1亿美元资源及运营支持,途牛获得京东旅游频道5年免佣金独家经营权,成为京东机票和酒店业务的优先合作伙伴。此外,京东还将为途牛提供包括大数据、金融服务、流量及其他经营资源的运营支持。

截至2019年末,京东仍持有途牛股权21.1%,投票权为14.8%,是途牛第二大股东。京东高级副总裁、战略合作部负责人胡胜利,则担任途牛的独立董事。而随着途牛股价持续下跌,京东已损失惨重。

而除了京东,曾经的途牛更是获得资本市场上众多重量级机构青睐。

企查查显示,2009年3月,戈壁创投、六翼投资300万美元;2010年,获得DCM领投、戈壁跟投的1000万美元B轮投资;2011年,红杉资本、DCM、高原资本等联合投资的约5000万美元C轮融资。此外,携程、360、淡马锡和海航也都有过投资。

值得注意的,2015年11月,海航投资途牛5亿美元。交易完成后,海航旅游取代京东成途牛第一大股东,持有途牛约24.1%股份。而截至2020年4月,途牛披露最新股权结构,海航集团、京东分别持有途牛27.2%和21.1%股权,位列第一、第二大股东。

按最新股价计算,京东和海航的投资亏损超过95%。

3.jpg

股东自顾不暇纷纷离场

赔钱之后,投资者不得不忍痛割肉。

2020年4月6日,途牛递交给SEC文件显示,曾经持有途牛6.7%的淡马锡已经减持途牛,目前已经不在主要股东行列。

4月2日,淡马锡减持途牛A类普通股股份至1758.47万股。减持完成后,淡马锡控股的持股比例约为4.99%,不再是途牛A类普通股持股5%以上的实益拥有人。而此前,淡马锡曾于2019年12月31日减少对公司A类普通股的持股,减持后比例降至5.6%。

5月28日,“出境游龙头”凯撒旅业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凯撒集团与京东达成合作意向,京东愿意将其下属公司持有的全部途牛股份转让给凯撒集团。若交易顺利,凯撒集团将合计持有途牛股份约7806.18万股A类普通股,持有途牛21.1%股权和14.8%的投票权,成为途牛的第二大股东,且凯撒集团可以向途牛董事会委派一名董事。

受此消息影响,途牛股价在5月28日美股开盘后强势上涨27.91%。不过,凯撒旅业似乎暂无意向接盘。

在公告中,凯撒旅业表示,综合考虑途牛目前仍处于连续亏损的运营阶段以及预计收购金额较大等原因,若由上市公司实施本次收购将对公司盈利产生负面影响,故公司拟放弃本次投资机会。

事实上,京东与凯撒旅业早有接触。2015年,凯撒旅业宣布成为京东旗下移动社交电商平台“拍拍”首个旅游类战略合作伙伴,凯撒旅游的京东拍拍小店也于同年6月正式上线。

4月25日,凯撒旅业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1.88亿股A股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11.6亿元,其中,京东全资子公司宿迁涵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拟以4.5亿元认购7305万股,持股比例将达7.37%,跻身前十大股东。

除此之外,再看途牛第一大股东海航。

在2018年财报中,途牛曾披露一笔支给海航的5亿元短期借款。到2019年9月,收款日期临近,途牛突然将借款状态由“短期”改为“长期”。基于海航目前财政状况,业内普遍认为,这笔5亿借款将成坏账,这无疑会对本就资金吃紧的途牛造成更大冲击。

此外,2月29日,海航宣布,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成立“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将全面协助、全力推进海航集团风险处置工作。自此,债台高筑的海航正式被接管。而与途牛的合作,应该也会无暇他顾。

5月29日,途牛曾发布公告,宣布任命陈安强为公司财务总监,任命自2020年5月31日起生效。公司原首席财务官辛怡的辞任也于同日生效,今后将担任途牛顾问,协助相关过渡工作。

高管流失、股东减持、股价大跌,市场留给途牛的时间或许已经不多。

终局——BT才是真赢家

面对严峻的生存危机,在疫情过后,途牛自身已经难以施展手脚,而身后的海航自身难保,京东更是伺机寻找新买家,打算悄然离场,一切似乎都在朝着“死局”的方向发展。

中国旅游研究院的杨宏浩对媒体表示,想要提升投资者信心,途牛无非三个途径:一是扭转过于低迷的业务走势,然后并购好的资产提升营收和利润,或者寻找战略投资者。

有评论认为,相比携程借势百度、收编“去哪儿”,同程艺龙拥抱腾讯,流量获得长足发展,途牛更像一枚“游走人间的浪子”。所以,现在的途牛无非面临两种结果,主动退市或被动退市,其中主动退市包括转板、私有化、被兼并。目前来看,被兼并的可能最大。

那么,谁是接盘之人呢?

资料显示,携程拥有去哪儿45%的投票权。此外,携程在2014年4月还以1500万美元价格入股途牛,途牛网任命携程董事长兼CEO梁建章为新董事;同年,携程向同程旅游投资了2亿元,成为了仅次于同程管理团队的第二大股东。

2015年5月,携程还收购了艺龙37.6%的股份,成为了艺龙的第一大股东;随后,携程又双叒和去哪儿合并,合并形式为百度出售去哪儿股份,然后持股携程,百度用45%去哪儿股份换携程24%股权。

简而言之,当我们选择网络订票、订酒店的时候,无论携程、途牛、去哪儿、还是同程艺龙,无非还是B与T的选择。

4.jpg

声明:本文经融中财经(微信ID:thecapital)授权发布,文章内容不代表川图在线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