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鞋王,命悬一线

新运营4个月前发布 ee9c3a6c0f8c304e
1,213 0 0

来源:市值观察

2021年7月,河南特大水灾,人们记住了豪捐5000万的鸿星尔克,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另一家鞋服企业贵人鸟,也捐了3000万。

这3000万对贵人鸟殊为不易,因为彼时公司本身并不富裕,经营早已经处在泥潭之中。

2024年2月1日,贵人鸟股价跌破1元,此后连续12个交易日收在1元以下,按照面值退市的规则,公司已经处在退市边缘。但2月19日起,有股力量开始狂拉股价,目前公司股价距离回归1元之上只有一步之遥。

昔日鞋王,命悬一线

不可否认的是,此时的贵人鸟已经比之前捐款的时候,更难了。

01、日落西山

鞋服行业近年来的经营环境确实困难,但是贵人鸟当下的窘境,更让人唏嘘。

最近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2023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4.85亿,相比2022年的亏损幅度,增长了50倍之多。

比业绩亏损更糟糕的,是公司极其匮乏的现金流。

根据三季报的数据,贵人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是-8910万元,截至2023年9月底,所有能支取的现金及能随时变现的短期资产不到5000万,或许还不够3个月的工资开销。而在最富裕的2015年,公司仅货币资金就高达16.78亿,彼时其在行业中的地位正如日中天。

昔日鞋王,命悬一线

▲来源:同花顺

贵人鸟由盛向衰的转折点,正是2014年上市之后。

资本市场带来的财富幻象,让贵人鸟快速做大的野心急速膨胀。上市后不久,公司即开启了疯狂的投资布局:

先是豪掷2.4亿入股虎扑体育,成为第二大股东,并与对方合作成立了高达20亿“慧动域”基金,投资健身、跑步等体育行业;随后又先后投资了康湃思体育、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BOY、名鞋库、杰之行,几乎涵盖泛体育行业的各大板块,转型体育产业集团的图谋昭然若揭。

不过三年时间,公司烧掉了大约50亿。而在此期间,公司的营收总计不过60亿左右,净利润不到10亿。

但是,多元化扩张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实际的业绩增长。2018年至2020年,贵人鸟归母净利润连续3年亏损,合计达21.64亿元,公司也被交易所给予风险警示,坠入ST股之列。

四处撒钱却经营乏力,贵人鸟陷入了严重的流动性困境和债务危机。最困难的时候,贵人鸟负债超过35亿,资产负债率接近100%,公司甚至一度发生债务违约,公司创始人林天福甚至被下发限制消费令。

手头缺钱的贵人鸟,只能变卖资产,收缩战线。

过去几年,杰之行、虎扑、康澎思的股份相继被摆上拍卖桌,同时贵人鸟关闭门店3000多家,门店数不及高峰时的一半。

目前,贵人鸟重资产的直营店几乎已全部关闭,仅存轻资产的经销商门店,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02、高光时刻

如今陷入退市困境的贵人鸟,有过一段非常辉煌的创业经历。

起步于福建晋江的贵人鸟,堪称10年前国内成长最为迅速的运动品牌。林天福做贴牌服装生意起家,深知品牌对于消费品做大的重要性,非常舍得在营销上花钱,而且营销策略独具一格。

彼时,大部分运动品牌走的都是“体育明星+赛事赞助+央视广告”的传统营销路线,贵人鸟则采用了“娱乐明星+球队赞助”的新路线,请来刘德华、张柏芝、林志玲等担任品牌代言人,并且重金赞助美国梦七队,成为国家保龄球队、台球队、高尔夫等球队的唯一赞助商。通过差异化的营销策略,贵人鸟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打响了品牌声誉。

2009-2011年,贵人鸟品牌急速扩张,公司门店数量从1847家飙升至5000多家,最疯狂之时,一日之内连开3家新门店。

品牌打响和门店扩张在业绩上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2009年之前,公司营收只有6亿左右,净利润微乎其微,到了2012年,公司营收已经接近30亿,净利润5.28亿,迅速成为国内运动鞋服行业的新贵。特别是在三四线城市,贵人鸟凭借高性价比生根发芽,可谓横扫县城小镇青年。

那是昔日鞋王的高光时刻。

2014年,贵人鸟登陆A股市场,正赶上一轮轰轰烈烈的大牛市,顶着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的光环,公司市值一度突破400亿大关,远超当时的李宁和安踏,林天福以190亿的资产问鼎福建泉州首富,行业内的声望到达顶点。

但是,登陆资本市场,成就了林天福的财富地位,一定程度上也为贵人鸟由盛转衰埋下了伏笔。

在李宁、安踏等昔日行业对手仍然聚焦主业、并成为国货之光的当下,贵人鸟品牌早已面目全非,甚至已陷入退市泥潭。目前公司的市值已经不足15亿,距离最高点缩水超过95%。

时也,命也。

03、保壳之战

沦为仙股的贵人鸟,并不是第一次遭遇退市危机。

早在2020年,公司就因为债务违约和经营丑闻收到了退市警报,为了化解债务危机、保住上市资质,贵人鸟不得不进行债务重整。

2021年4月,贵人鸟引入泰富金谷作为债务重整的投资人,以4.2亿的价格出让了3.2亿股股票,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0.36%。

经此一变,林天福逐渐失去了贵人鸟的控股地位,泰富金谷老板李志华,成为贵人鸟实际控制人。

与贵人鸟曾经的辉煌相比,泰富金谷知名度并不高,而且主营业务是粮食贸易,跟贵人鸟原有业务完全不搭边,但是在生死存亡之际,贵人鸟没有任何挑剔的资本。

泰富金谷入主以后,公司的主营业务由运动鞋服转变为粮食贸易,贵人鸟业绩确实出现好转,2021年即实现扭亏为盈,一度摘掉ST的帽子,但是2022年财报被出具保留意见,简称又变更为ST贵人。

最近两年,贵人鸟粮食业务其实发展还不错,推出的“金鹤”品牌已经有较高市场影响力,与此同时公司一直在剥离鞋服业务,近日还公告表示将以4.8亿价格出售过去的产房,彻底转型的决心非常坚决。

但是旧业务带来的沉重历史负担,让贵人鸟迟迟没有走出经营困境,2023年度,公司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及信用减值损失约-3.56亿元,占到了总亏损的73.40%。

走到退市边缘的贵人鸟,还在做最后的挣扎。龙年春节过后,公司股价连续5天涨停,再次靠近1元关口,让人又看到了翻盘的希望。

股价反弹并不是泰富金谷的自救行动。公司最新发布的公告显示,控股股东并未增持公司股票,而且公司及实控人李志华,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正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经历了几年的折腾之后,原本指望通过贵人鸟实现借壳上市的泰富金谷,似乎并没有足够的资金和能力,挽救已经摇摇欲坠的昔日鞋王。其去年5月份公布的增持计划,经过一次延期后,到目前仍然有60%没有执行。

博弈贵人鸟起死回生的散户投资者,或许是受当前行情回暖的影响,或许是对昔日鞋王的转型仍心存幻想,但是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让贵人鸟当下的股价反弹,暗藏着重重风险。

一方面,注册制背景下,市场分化已极其明显,质地不够好的小市值上市公司,在A股并不能获得很好的流动性和融资能力,控股股东勉力维持上市公司的地位,意义并不大。

另一方面,监管层改善市场生态的决心非常坚定,特别是新上任的领导,很可能会把从严退市作为最重要抓手之一。

上一个在面值退市边缘起伏徘徊的上市公司,是曾经的千亿房企泛海控股。公司股价跌至1元以下后一度爆拉到3块以上,但是最终仍难逃退市的命运,即使背后有超级大佬卢志强坐镇,泛海也未能挽救狂澜于既倒。而博弈泛海起死回生的投资者,很多都成了公司的殉葬者。

昔日鞋王,命悬一线

▲来源:同花顺

前车之覆轨,后车之明鉴。

尽管有过危难中仍驰援郑州同胞的义举,但是再次走到退市边缘的贵人鸟,能否度过此劫,仍待历史的考验、命运的安排。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