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冬:我是爷,也是市井之徒,价值体现就是钱多钱少

罗永浩直播,徐晓冬替他感到惋惜,但如果能赚钱,徐晓冬也愿意干。

徐晓冬:我是爷,也是市井之徒,价值体现就是钱多钱少

罗永浩直播,徐晓冬替他感到惋惜,但如果能赚钱,徐晓冬也愿意干。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5月24日报道(文/林京,编辑/林文龙)

徐晓冬出现在花椒直播间里,在美女旁边,他偶尔会用手托腮,做娇羞状,但大部分时间,他都是一幅混不吝的样子。“大家都是来看美女的,我一个大老爷们,出现在镜头里,让人笑话。”

但这是他的新工作,徐晓冬签了一家MCN机构,要进军时下最火的直播带货

“徐晓冬有流量,他可以带货。”这家MCN机构的负责人很看好他。

徐晓冬是一个打拳的,也是一个打假的,爆火于2017年。彼时,作为综合格斗教练的他,在20秒内KO了“雷公太极”创始人魏雷,一战成名。

随后,徐晓冬开启传统武术“打假”之路,有人说他揭开了传统武术的“遮羞布”,有人说他是炒作,加之本人狂傲的性格,也让他成为颇受争议的人物。

“我其实是最适合带货的人。”徐晓冬说,他一直在打假,公众对他的认知,就是他推荐的东西,肯定都是真的。

但徐晓冬又天然抵触直播带货。他是北京人,打小就觉得自己是爷,靠直播出卖色相赚钱,他觉得跌份儿。别人在直播间里打赏,他也会觉得臊得慌。

徐晓冬很喜欢罗永浩,以前的罗永浩是工匠精神的代表,形象很高大,但罗永浩开始直播带货,以卖艺为生,徐晓冬又替他感到惋惜。

梁宏达是另一个徐晓冬喜欢的艺人,他曾问过梁宏达,为什么不出来直播带货,梁宏达的回答是,咱多少还得留点尊严。

最终,徐晓冬还是走进了直播间,并打算长久得呆下去。原因很简单,能赚到钱。

徐晓冬说自己除了是一个爷,还是一个市井之徒。市井之徒的底线,是用钱来衡量一件事的价值。“比如你说,徐晓冬我给你一千万,你给我跪下。那我跪。一千万我想想,三千万吧,我跪,这是钱嘛。人的价值体现就是钱多钱少。”

罗永浩通过直播带货,赚到钱了,这对于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徐晓冬表示,还会继续尊重他。

对于徐晓冬来说,干不干直播带货,就看这事儿能不能帮他赚到足够多的钱。“一个月带货能让我一个月收入到8万以上,那我高高兴兴的干。要是一个月一两万,那就算了,我丢不起这个人。”

过去的徐晓冬,给人的感觉是充满草莽江湖气息,现在的他,似乎“收敛”了一些,但是他说自己依旧是在“野蛮生长”,他一再强调的是:打假这件事,他永远不会停下来。

近期发生的两件事,让徐晓冬在网上的热度又起来了,第一件事是马保国被50岁业余搏击爱好者王庆民30秒内KO事件,让网友又想起他,此前,他也曾约战马保国,动手之前被警察阻止;另一件事是他去郑州地标“大玉米”下约战河南本土拳手一龙,而后被警察批评教育。

据悉,徐晓冬进军直播,并没有选择在当下最火的抖音、快手上带货,而是选择花椒、映客等平台。

徐晓冬:我是爷,也是市井之徒,价值体现就是钱多钱少

来源:企业供图

5月20日,徐晓冬接受了猎云网独家专访,以下是访谈内容,略经编辑:

关于“武林”:最好的武林,是没有武林

猎云网:近日,马保国被50岁业余搏击爱好者王庆民30秒内KO事件,你知道后非常开心,为什么?

徐晓冬:(王庆民)退伍出身,身体素质不错,所以练现代武术、练传统搏击都会很好。我跟圈内人说,30秒之内解决问题。其实,可以更快,但他(王庆民)害怕把马保国打死。

但是我一点都不会同情马保国,因为他害我害的太苦。2017年,马保国为了蹭我热度,天天在记者面前说要挑战我,之后,我答应挑战了。

到现在,我所打的人,除了第一场太极雷雷,是我主动跑过去找他打的。这之后,所有的人,都是来挑战我的,算下来,有40多个,有机会,我要一个一个打回去。

只要给我10秒,我就能KO他。2017年6月26日,马保国和我相约比武,动手之前,我给他深深鞠了一个躬,马上就要开打了,警察来了。

我看到马保国趾高气扬的从我面前走过去。之后,我在上面接受警察询问,马保国在外面喝着茶,接受记者采访,说自己多厉害。

之后,他(马保国)一直说是我报警,说我怕被他打败。我心里这个气啊,一直等到今天,这口气才出来。

猎云网:之前要挑战你的40多人,你说要一个个打回去了,请问是要有出场费,你才会打吗?

徐晓冬:免费。第一,出口气。第二,我现在做的事,是为我十年后做的事做积累。所以,现在一些得失我不看重。

猎云网:之前,你把你的对手称为五绝?

徐晓冬:对。“东邪”是上海的马保国,“西毒”是成都的雷雷,“南帝”是于昌华,“北丐”是田野,“中神通”是一龙。

猎云网:5月13日,你去郑州约架一龙被警察批评的事情,也备受热议。一龙后来在回应中说是你报的警,是这样吗?

徐晓冬:一龙说我报警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拿出50万人民币,我不在郑州,我也没有人脉,如果在郑州的朋友们,包括一龙的团队,只要查出是徐晓冬报的警,我双手奉上50万,就此退出武林。

一龙发视频说是徐晓冬花钱买的热搜。我说报警不好查,热搜好查吧,查查是哪个公司买的,跟徐晓冬什么关系。如果查出来是我干的,我也双手奉上50万。

猎云网:一龙是你最想约架的人,什么原因?

徐晓冬:太装了。一龙是实战派吗?是。但是他的水平就是这个高度,你非得说他的水平到了天际,什么世界拳王,太扯,武林风把一龙过度包装。

猎云网:你们之间见过面吗?

徐晓冬:有,只是很远,不打招呼。

猎云网:网上评价说一龙不接受你的挑战,是因为跟你打,赢了,没什么收益,但是输了,他的商业价值会受影响,你认同吗?

徐晓冬:是这样的,我完全同意。

猎云网:之前,在锵锵三人行节目中,你说现代搏击是允许失败的,传统武术是绝不能败,为什么这么说,有什么理由?

徐晓冬:不成文的规则,各个门派的师父,都不能输。所以太极捧八卦,八卦捧咏春,大家互相捧。

虽然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没人会去做第一,输的风险太大了,传统武术是养家糊口的买卖,从过去到现在,没有变过。

传统武术是不能打的。一龙学的是现代搏击,打法是现代搏击的打法,但是他的宣传手段和理念是传统武术的理念。

猎云网:在锵锵三人行节目中,你也提到,现代搏击也借鉴了很多传统武术的东西

徐晓冬:没有。我说借鉴了一定,但没有非常多,就一点点。

猎云网:你觉得你的出现,对于整个武林来说,有带来变化吗?

徐晓冬:肯定带来变化,骗子少了很多,最起码不敢大张旗鼓的说我是什么宗师、掌门之类的,什么我的人脉最牛,没有一个敢说出来的。

(他们会觉得)徐晓冬真来呀,徐晓冬真打呀。我是真打,我打雷雷,是我一个人买机票飞到成都,进了拳馆,一两百人,吓死我了,我想我也不能出去了,就跟这帮人打,我都说出去了,我不能没这个面子。

后来我发现,这帮人不是支持我的,就是看热闹的,没有一个支持他的,所以,我就很高兴。

猎云网:你觉得最好的武林应该是什么样的状态?

徐晓冬:没有。最好的武林,就是没有武林,这才是最好的武林。

徐晓冬:我是爷,也是市井之徒,价值体现就是钱多钱少

来源:企业供图

关于争议:“不打假,我会死”

猎云网:很多人质疑你打假的出发点,有没有哪些具体的事情,促使你打假?

徐晓冬:没有一个触动我打假的事儿,只是日积月累,从三十多岁,我开拳馆,进入江湖,就看到各种各样的人怎么去骗钱。从我开始练散打,就开始看到这些事情,但是我那个时候没有能力,我得先把自己养活了。

后来,我有产业了,我足够养活自己了,我就站出来了。

猎云网:也就是说,你也不是有意去做打假这件事?

徐晓冬:就是在同一片土地上,你们继续谦卑地活着,我继续野蛮的生长。

猎云网:退役散打运动员李京华的“中国功夫打假联盟”你知道吗?

徐晓冬:没听说过。我澄清一下,从来不知道这个组织。2017年,我火了,李京华找我来着,我才知道有这个组织。

猎云网:在你打假这件事上,不仅传统武术的人有非议,连你的师兄弟也有非议。为什么?

徐晓冬:武术、儒学和美术、书法里面,骗子太多,我打假,肯定得罪他们。我今年41岁,我30多岁开始打的假,我现在已经拼搏出来了,我有一定的财富,我有钱开馆,我每年有上百万的收入,这个时候,我无欲无求,没有那么多害怕的了。我不会说,我不能得罪谁。我不会,我是“爷”。所以,在这个基础上,我可以去打假,可以畅所欲言的把所有都说出来。那这个时候,把传统武术的假打出来,他们会恨我。

猎云网:王庆民也是业余的拳击爱好者,这次他KO马保国,类似你在2017年做的事情,你希望有更多人来跟你做同样的事情吗?还是说,你会劝他们慎重。

徐晓冬:我打内心,我支持他们。但我要提醒他们,前提是你必须有一个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有自己一定的资金支持。你要抱着打这个假不挣任何钱的基础,也出不了名利。

如果是抱着这个心态,我完全支持。

不过,你也要有非常强的心理承受能力。2017年开始,你所能想到的压力,除了暗杀没有,全都扑面而来,但我挺下来了。

猎云网:2017年时,你说,你去任何地方,都时候准备着有人偷袭你,包括在回家的路上,这种紧张的心态还在吗?

徐晓冬:在。今年5月14日,在杭州富阳,我还亲手抓着一个跟踪我的人。在外地跟踪了我五六个小时,所以,我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猎云网:你过去说“你停下来打假,就是死”,为什么这么说?

徐晓冬:我不打假了,那帮被我打假的人就会反过来收拾我,底层人士的竞争是很残酷的。

猎云网:这么高度警惕的生活,你回头想的话,会觉得这几年的经历值得吗?

徐晓冬:谈不上值不值得,我的脾气就这样,我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北京文化最土也是最正义的,那种善良、不服输的精神,我是体现的淋漓尽致。我自称为是“爷”,我走到哪儿都是昂首挺胸的。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任何错,谈不上紧张不紧张,小心是必须的。但是我心里是光明的。

我行事小心,但是我心里是光明正大的。

猎云网:其实,你还是认为传统武术中有真的东西对不对,所以你才打假。

徐晓冬:我想应该是有的,我正在努力地去寻找。

猎云网:为什么走上习武之路?

徐晓冬:其实,这是血液里的东西,每个人都有独立的思想,独立的人格,有一条独立的路线,就跟平行宇宙似的。我生下来就注定走这条路。30岁之前,我都不知道自己要走什么,但现在,我非常坚定我要走这条路。

猎云网:从功夫的角度,你公布出来资料的是二级运动员,其实,比你能打的人有很多,为什么能坚持到现在?

徐晓冬:我的胆量,不是说我的视死如归,有些时候,比视死如归还要重要的胆量,就是我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个是一般人比不了的,或者,我到现在没见到比我更厉害的。

猎云网:所以,你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大事?

徐晓冬:当然了,而且这个大事不是我来做,而是这个大事会来找我。

徐晓冬:我是爷,也是市井之徒,价值体现就是钱多钱少

来源:企业供图

关于直播:“能挣着钱,我就干”

猎云网:这次,为什么选择直播带货?

徐晓冬:直播带货,每个人跟每个人都不一样。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带货。老罗在我心里是非常高大、英勇的形象,是让人开阔眼界、让人警醒的人。我从他在新东方当老师就喜欢他,现在老罗混到带货,我没有瞧不起他,我非常尊敬他,我只是有些惋惜。但是带货确实挣钱。

比如你说:徐晓冬我给你一千万,你给我跪下。那我跪。一千万我想想,三千万吧,我跪,这是钱嘛。人的价值体现就是钱多钱少,

但老罗在我心目中是很高大的,后来我挺惋惜他做直播的,当然了,这个直播给他带来那么多收益和钱的话,我觉得对他也是一种安慰,也行,所以我一样尊重他。

像梁宏达老师,我们聊天,我说梁老,你怎么不直播呀,他乐的,他说不行:我这多少得有点尊严呀。

就每个人都不一样,如果让我做带货直播,你问我乐意吗?很简单,给钱多吗?多的话,乐意,你让我舔你我都乐意。你要是挣钱很少,还不如我自己挣的钱呢,那就算了。什么东西都得拿价钱来衡量。

你说,晓冬,一个月带货能让你一个月收入到8万以上,那我高高兴兴的干。要是一个月一两万,那就算了,我丢不起这个人。这就是我的底线,拿钱来衡量。

你说冬哥刚开始三四万,能凑合着先干着吗,我说那以后多少,有钱就行。你说冬哥一个月就一两万,那我不想干,实话,没意义。

猎云网:以前,在映客、花椒等平台直播感受如何?

徐晓冬:一上花椒直播我都傻了,都是美女,我一大老爷们留着一大胡子,傻啦吧唧的,谁看啊,没人看。

所以试播的时候,我就看到屏幕上的留言:啊,来了,这男的是谁呀,我们要看美女,不看他。我说:不看,请离开。

你说我能干嘛,我还能说:你好,我是谁谁谁,欢迎你们看我直播。我是带货,不是出卖色相,我丢不起这个人。

如果说,冬哥给你10万你干不干,我会高高兴兴地说:你们好。

没有这个价格,我肯定也不乐意。

以我现在的财力,我可以不干这个,够吃够喝够花,基本生活都能满足,我是个挺知足的人。现在,带货确实很火,直播确实是个趋势,我就试试,能挣着钱我就陪你们合作,挣不着或者挣很少那就算了。

其实,(直播带货)打内心我是不太看得起的,实话。但是,金钱的诱惑下,我又可以当狗来舔,也是可以的。

如果让我评价全国内的一些东西,比如在饭馆吃完饭之后评价,在北京城哪个4S店最合适,让冬哥来评价一下,那是愿意的,因为冬哥说话真。

猎云网:从2017年到现在,这几年自己有变化吗?

徐晓冬:更加学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感受,学会更多的隐忍,原来我什么都不能忍,什么都骂,现在我知道什么要忍一些,什么要等一等。

猎云网:2017年之后,你说自己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

徐晓冬:基本是这样,因为我原来两三家馆,最多的时候四家,后来变成一家,后来变成没有。失去很多,也得到很多。不敢说是一种失去的过程,是一种不断失去、不断构筑新的东西的过程。

到现在为止,我认识了新的朋友,感受到新的东西,以前我仰望的朋友,现在可以跟他们面对面聊天,谈天说地,这是我得到的。

猎云网:这期间,有给你支持非常大的人吗?

徐晓冬:家人。但其实我不需要他们的支持,他们就别打扰我就行,剩下的,就让我放手去做就行,我的家人就做到了这一点。

猎云网:你向来以“北京爷们”自称,作为地道的北京人,对这个城市有哪些感受?

徐晓冬:我热爱的北京是,早晨起来我能听见鸽子声音,听见外面老头老太太打招呼的声音,走出去,我可以买碗豆浆,买个豆腐脑,吃碗炒肝,中午可以去喧嚣的饭馆,一边聊着当今的实事,吃碗炸酱面,高兴的聊天。晚上,一帮兄弟们,找一酒吧聚会、溜达。老百姓的文化。

我喜欢一些市井的东西,纯市井的又非常的平和,其实话说回来,那种感觉是两个词:一个是温馨,一个是自由。

 

声明:本文经猎云网授权发布,文章内容不代表川图在线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