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琴创造“李雪琴”

她的标签虽然无法撑起她的短视频内容,却能够创造一个受欢迎的“李雪琴”。

李雪琴创造“李雪琴”

来源 | 猎云网(微信:ilieyun


去年1月,刚刚登上热搜榜第一名不久的李雪琴决定自杀。

一个小时后,给手腕上三个口子止完血的她重新坐回电脑前继续加班。

她登上热搜榜的起因是在清华大学校门口,她顶着毫不出众的素颜,运用着父母一辈会使用的镜头感,面无表情地用东北味普通话说,“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随后她在多处发了这样类似的视频,而这次,吴亦凡对她发了回应视频“李雪琴,你好,我是吴亦凡,别管我在哪,你看这灯,多亮。”

接着,北大学长李彦宏、郭艾伦、杨鸣等名人纷纷“附和”。

突然,这个95后的女孩火了。

但她得到的是痛苦的2019。

李雪琴创造“李雪琴”

来源:官网截图

1、质疑

在这之前,李雪琴经历了起起伏伏的人生:大学期间谈了场恋爱,恋爱时却检查出了抑郁症。

李雪琴说,大四上学期的时候,所有的事都压在身上,第一要申请出国,第二,感情有问题,因为我当时的男朋友比我还悲观,一闭眼睛就心慌,所有的恐怖都往身上涌。经常崩溃,嚎啕大哭。不仅情绪不好,常常有自杀倾向。

后来,她去纽约读研究生,却产生了严重的厌学情绪,最终回国,和朋友一起做综艺,但是因为觉得不适应,又离开北京回到了老家铁岭了。

失恋、失学,又没有工作,而这条视频,让李雪琴收获了“红人”这个标签以及一份百万级的创业投资。

但外界的质疑很多。

因为李雪琴是一名北大毕业生。

如果不是一名北大毕业生,或许李雪琴受到的关注度会少更多。但是北大毕业生的身份再加上走红的视频,让外界对她的评论并不好。

李雪琴曾在脱口秀大会上明确表明反感外界说她“装疯卖傻”,也曾自嘲“提到李雪琴,低俗”。

她认为,“观众觉得我浪费了国家资源,我接受了国家十几年教育,接受中国最好高等教育,我出来做自媒体这个事情。”而她的走红内容又明显不够高质量,因此极易引起外界的负面评价,毕竟,同为“高知网红”的papi酱不仅凭借一己之力打开短视频风口外,还成功为“网红”一词去污名化,让外界看到了有才华的素人的号召力。

而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李雪琴也做了很多的短视频的尝试,但不温不火的结果,更是加深了她的2019的痛苦。

李雪琴创造“李雪琴”

来源:企业供图

2、短视频内容:尝试

拿到投资后,李雪琴可以说是被推着走上了内容创作者的道路上。

然而,在过高的起点下,她却并没有持续产出优质视频内容的能力。抖音上的走红视频虽然可以复制,但是过于简单,极易让人产生审美疲劳。基于此,李雪琴也在尝试多样的视频类型,她在微博上更新着#2号楼3A#系列视频,讲述着自己和身边小伙伴的故事,一直不温不火。而面对着如此高的起点,这样的成绩只能显得后劲不足。

创业的第一年,李雪琴有过很多想法:2019年4月刚拿到投资时,她告诉投资人想开一个广告公司,当一个广告导演;后来,她想做访谈类节目,但别人一个问题就堵住了李雪琴,“你觉得你跟姜思达比,有啥优势?”再往后,她想做体验类节目,PPT都做好了一个,但别人不要;她还想把“2号楼3A”做成短视频版《东北一家人》或者《编辑部的故事》,但“生活里没有那么多戏剧性的事情”,也没做成。

她也曾在采访中表示,自己想要做一款微访谈节目,关注人们直接的情绪。然而,这些猜想都没有实现。

如果说papi酱的走红依赖于专业功底产生的优质内容,并且这些内容有其可归纳、复制的规律,那么李雪琴的短视频可以说是乱打一通。没有特色的内容,也没有专业的分享,有的就是李雪琴和身边朋友的日常以及一些搞笑的段子。

她算不上真正的短视频作者,因为她虽然有足够明显的个人特质,这些特质却无法成为她短视频内容的标签。因此,她在过去也只能算是万千红人中的一个:因为机遇获得了一次巨大的关注,却没有后续持续生产发挥这股关注的能力。

在去年8月的微博红人节上,面对猎云网提出的“成为网红之后你比以前更快乐吗”这个问题,李雪琴如此回答:“没有。不快乐是人的常态,我以前是觉得我为什么不快乐,我成了网红我接受了自己可以不快乐,我觉得也算坦然了,就是和解了。”

但是和解并没有说起来那么简单。

在一篇报道中,如此描写李雪琴消失的那一年:2019年也是李雪琴最痛苦的一年。她接到了很多广告。每天有无数人给她发微信,找她干这,找她干那,几乎是一睁眼她就“哇哇哇”地回复。“北京房租很高,然后所有人都围绕着我转,我要开好几个人的工资,我就得不停地去接活、接活、接活,然后就面临着枯竭、枯竭、枯竭。

李雪琴创造“李雪琴”

来源:微博

3、李雪琴创造“李雪琴”

李雪琴身上的标签有很多,北大学霸、网红、抑郁症、单亲家庭加在一起,显得如此的特殊。她的标签虽然无法撑起她的短视频内容,却能够创造一个受欢迎的“李雪琴”。

脱口秀就是一个她能够全面展现自己的完美舞台。

这个1995年出生于铁岭的东北女孩在脱口秀的舞台上不算漂亮、有点微胖、东北口音。她讲段子时左手一定要扶着话筒,她也十分紧张,而她交出的成绩却十分令人惊讶,一路闯进了总决赛。而9月23日晚,李雪琴发微博,对参加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做了一个总结。随即,#李雪琴发长文#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一,话题阅读量近6亿。

李雪琴完全翻红了。

在第一期的节目中,她给自己立上了“不懂脱口秀的网红”的标签,自嘲拉出了满满的效果:“这是我第一次说脱口秀,所以你不要对我有太高的期待”,“我们做搞笑视频的是最希望脱口秀行业发扬光大的,不然我们都不知道到哪去抄段子”。“提到别的网红,炒作、整容,提到李雪琴,低俗。”

而这一期节目,讲述的,其实是李雪琴真实的感受,她将自己在过去一年遭遇的负面评价,都化成段子,用幽默的口气讲述出来,这也成功地让她获得了李诞的复活票。

这样的自嘲,被她广泛地运用于自己的脱口秀中。当观众质疑李雪琴“就你这样怎么上北大呢”,她回应道,“就我这样,我但凡正常一点,好看一点,我都上不去北大。”因为她曾经遭遇过众多这样的疑问,所以她能够这样回答;她讲出“老板暗恋我”这个段子时,让全场爆笑,则是因为她本身不具攻击性的外貌条件;在笑着讲述父母纷纷二婚的段子时,又在幽默的段子背后,给人一种无奈感,如果观众了解她曾经自嘲:“别人都是妈妈带孩子,但在我家我妈却是我带大的”,就又会对她的个人喜爱度加深一层。

接地气的人设、源于生活的段子,让她拉近了和观众的距离。

而巧妙的是,其实她讲出的段子也带着一些高级感:“我之前在北京过得不咋太好,我妈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对我说闺女,宇宙是有尽头的,生命的起点就是终点。我问我妈是什么意思,我妈说,就是混得不好就回老家得了!从那以后,我失恋了要回铁岭,工作黄了要回铁岭,微博掉粉要回铁岭……在我妈眼里,宇宙的尽头就是铁岭。”

李雪琴的段子换一个人来讲还能这么好笑吗?答案是否定的。东北口音的段子加上她那种“丧丧的”态度以及身上标签之间的矛盾带来的奇异违和感,才最终成就了今天的李雪琴。

而相比别的脱口秀选手,李雪琴又极其聪明。脱口秀是舶来品,在海外,脱口秀演员会在表演中解读政治、经济和文化,在国内,不少脱口秀演员也极具攻击性。笑果文化解约的池子和获刑的卡姆,都拥有这一特质,而李雪琴,却毫无攻击性。她的段子,都来源于她自己,她吐槽的人,都是她自己。她有足够的表达欲,这些表达欲又恰好安全。

这些种种特质,都能够让李雪琴成为一个足够优秀的内容创作者。只不过,这次,她不再生产视频内容,而是在创造一个立体的李雪琴。

参考资料:

《李雪琴:一条有底线的咸鱼》时尚先生

《李雪琴:我很痛苦,但我想让别人快乐》GQ

声明:本文经猎云网授权发布,文章内容不代表川图在线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