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疫情带来的再次经济萧条

北京疫情再次带来的市场冲击!

职场霸凌受害者:“我想杀掉领导”

“什么?北京再次发现新冠病毒?”

2020年6月12日,刘孟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电视新闻,一个个白衣天使忙绿的画面在电视机里闪过,紧接着画面一闪,变成了政府新闻发布会。

自6月10日开始,北京前前后后一共发现了近40例呈阳性样本。

看到这里,可是急坏了刘孟,额头上的汗哗哗落下来,背心也湿了一大片。

刘孟加盟了尚客优连锁酒店,恰好位于高铁站附近,于是起了名字叫“尚客优连锁酒店高铁站店”,本想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他指着高铁站的名头把宾馆经营起来,却不想遇到了新冠病毒,也开始了刘孟的噩梦。

刘孟是在2019年10月份加盟的尚客优酒店,开始没日没夜的装修日程,每一个装修日都在刘孟的期待下完成,看着毛坯的楼架子焕然一新,别提心里多开心了,不知不觉便是到了年底,本打算年底找一些业界的亲朋好友捧捧场,举办几次年会,再找媒体做个推广,酒店的名声就推出去了。

咨询了几个朋友,由于年底酒店会议紧张,经常订不上包间,所以大家都会提前2-3个月订好。刘孟也不在意,反正运营也不着急这几天,于是把开业计划推到了年后,谁曾想,噩梦才刚刚开始。

“谁能想到,本打算热热闹闹搞一个开业典礼,请业界朋友、媒体来捧场,却遇到了疫情,全国上下闭门不出,别说经营了,大街上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刘孟哭丧着脸告诉川图在线的记者。

“上半年是怎么过来的呢?”

刘孟看了记者一眼,苦笑一声说道:“还能怎么过来?吃土过来的。”

顿了一会,刘孟才叹了口气,正式说道:“幸亏我有几个朋友,他们介绍了自己的朋友,把我这个地方设置成了观察点,所有从外地过来的人都拉到我这里来观察,才有了微薄的收入,但不足以支撑我这大片的地方,还有员工的收入。”

经记者了解,刘孟的家底还算厚实,经历半年的疫情,虽然有朋友介绍了疫情防控点,也仅仅只有一个月,起不到作用,毕竟这是长达三个月的0收入,还得养活酒店里的一大帮子人,每一份支出都像是在抽刘孟的血。

刘孟说:“很多朋友告诉他,自己都吃不上饭了,还发什么工资,留点积蓄等疫情过去打个翻身仗多实在。我可不这么认为,人家信任我,每天顶着被传染的风险来上班,支撑着酒店每天开门,客人不客人的不重要,每天看到员工健健康康,我就很知足了。”

不得不佩服刘孟的为人,也因为刘孟的正能量,才能有那么多的朋友,才能让他在商界有一席之地。

职场霸凌受害者:“我想杀掉领导”

随着疫情的发展,刘孟的生意实在惨淡的可怕,但刘孟一点也不着急。

他继续联系装修公司,将酒店一楼北面的几个仓库砸掉,做成了餐厅,把酒店后面的一片空地改成了大型会议室,所有的布局都在疫情期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大家看着刘孟“疯狂”的举动,纷纷来劝,他只是莞尔一笑,不做解释。

很快,在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各地防控到位,疫情很快得到控制,从地方到城市,依次解禁,大家纷纷出门,呼吸着新鲜空气,放佛经历了一个世纪,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

大街上变得热闹,夜市再次繁华,高铁也开始运行,刘孟的宾馆和酒店也迎来了爆棚。

刘孟开心的告诉川图在线记者:“多亏了当时的机智,提前把餐厅装修出来,在我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能为客人提供更多服务,就心满意足了。”

看着刘孟开心的样,川图在线的记者十分不愤,多想冲上去打烂他得意的笑脸。

但不得不佩服刘孟的商业布局,知道客人需要什么,知道自己能提供什么。

有需求,才有商业。

刘孟在宾馆一楼装修了餐厅,为客人提供中餐,解决客人温饱问题,紧接着又在餐厅引入养生菜,继续精装修了五个大包间,做会所,为当地有钱人服务,借助高铁的优势,很快就把餐厅运营的风生水起,赚的更是盆满钵满。

职场霸凌受害者:“我想杀掉领导”

开心不过一时。

满脸得意的刘孟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他告诉记者:“当我看到新闻说新冠病毒的第二波到来,一定会再次冲击酒店和餐饮。想象与结果是一样的,高铁取消了三个班次。别小看这三个班次,我们这小地方一天才几个班次,一下就把长途给停了,只剩下省内环线,客流就像水流,一下把闸给关了。”

看着空荡荡的酒店,暮色之下,恍若鬼楼。

一楼餐厅也是空旷的可怕,吧台上的收银员在刷着抖音,服务员三三两两的坐着,无精打采。

“这次疫情对我们酒店来说打击最大,市里的商业没受到多大影响,大家还是该逛街逛街,该消费的消费。”

听得出刘孟的不满,但川图在线记者还是告诉他:商业的成功不在于一时的成功,而是长远打算,疫情过后,必定如雨后彩虹,加油!

(应采访者要求,刘孟系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系川图在线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地址:https://www.chuantu.com.cn/archives/229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