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金融科技领域投资人,从未投资过一家P2P平台,他是怎么做到的?

“《孙子兵法》里有句话,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无智名,无勇功,只有深耕才是善战者。”

一个金融科技领域投资人,从未投资过一家P2P平台,他是怎么做到的?

来源 | 猎云网(微信:ilieyun

作者 | 李彤炜

赵鹏岚问,“深耕是什么”,记者答“深入研究”,赵鹏岚说,“不对”,眼里闪着光。

2018年的网络上流传过一个段子,“自从跟网贷大佬们学会了分散投资,鸡蛋不要装在一个篮子里,聪明的我把资金分散到了下列平台:投融家、钱妈妈、银票网、善林金融、唐小僧……结果现在所有维权群里都能看到我的身影。”

P2P曾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一个段子就能看到,昔日的P2P有多辉煌,近日就有多没落。这个鬼魅的名字,让一些人一夜之间赔得倾家荡产,也让一些风投机构曾折戟战场,其中不乏IDG、软银中国、经纬中国等知名风投。

2007年,中国首个P2P平台拍拍贷诞生;2013年后,移动互联网强势崛起,互联网金融顶着“金融创新”的帽子营业火爆;2015年,P2P行业高光时刻,当年运营平台数达3595家。

一时间,很多知名VC投P2P,各路精英参与P2P,上市公司、大集团开设自己的P2P,这样热潮背后的逻辑应该是:市场爆发,风口骤现,巨头入场,竞争激烈,然后优胜劣汰。

谁也不会想到,结局是,这个行业猛然间归零,像从未发生过一样。2018年,网贷平台逐渐进入清场时刻,绝大部分P2P以清盘、停业或转型的方式离开。

赵鹏岚目睹了P2P从兴起、兴盛、衰落再到灭亡的全过程。作为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的董事总经理,也是金融科技领域的负责人,他未投资过一家P2P平台。

在2016年初的一次演讲中,赵鹏岚专门讲解了P2P的估值体系。这个在加入VC前供职于国际投行的年轻人,一针见血地指出,P2P的估值体系混乱,坏账率指标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没有较高的放贷效率和风控能力。他预言,5年内,P2P公司的估值会大面积回调,监管也会越来越严。现在看来,他的预言没能等到5年就已兑现。

赵鹏岚是创业邦2019年40位40岁以下投资人最年轻的上榜者,在他的带领下,BAI荣获2019年中国科技金融最佳投资机构Top5。BAI由德国贝塔斯曼集团全资控股,管理着超30亿美元的资金,已投资160多家互联网企业。

初见赵鹏岚,一副黑边圆框眼镜,穿深蓝色外套,衣服上没有一丝褶皱,脸上渗出30岁应有的光彩。赵鹏岚提及最多的是“深耕”二字,他眼中的深耕,是指投资人花大量时间、精力在一个行业中潜伏、深扎,而非随意转换赛道;不止如此,要见过一个行业内95%的公司,可以与行业内部至少20位专家交流、探讨,甚至成为朋友。“深耕不只是研究,研究型投资人不一定见过一个赛道里的大部分公司,可能只做过几个专家访谈、看过几篇专业报告。”

在投资联易融之前,赵鹏岚关注供应链金融2年了,看了不下20个同一领域的项目,常常与朋友探讨供应链金融。

2018年,五道口供应链研究院曾预测供应链金融市场在2020年突破27万亿元,而赵鹏岚早在2014年就开始关注供应链金融。

2016年12月,他在深圳的储能大厦会客室里见到了联易融创始人宋群。宋群没有像其他创始人一样首先向投资人介绍自己的项目,而是简短直接地问赵鹏岚,“你怎么看小微金融?”

如今,当时见面的会客室早已扩大了好几倍,联易融也已成长为国内供应链金融科技平台的龙头老大,成立不到三年变身独角兽,与渣打银行合作的项目被国际权威媒体评为“2019亚洲最佳投资与金融战略奖”。

宋群回忆,“懂行的人才能看到价值,说实话,我对这次见面一开始没什么特别期待。”但赵鹏岚对中小微金融的认知让这位在金融深耕多年的老总刮目相看。彼时正处于联易融B轮融资之时,老股东几乎瓜分完额度。“William的见解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看准目标后锲而不舍,第一个给到了我们领投的TS,很快安排Anna(龙宇)见面拜访。在交易架构和交割安排上很灵活地满足公司诉求。BAI投资了B轮之后,又给了我们一笔无息可转债,最后促成他们又投资了C轮。”

赵鹏岚在与宋群谈完的那一刻就下决定拿下,他明白这个项目的价值,这个在两年后成为超过15亿美金独角兽的项目。

赵鹏岚投资联易融,有两个基本的价值判断,第一,选择服务于大型央企、国企与巨型民企的供应链金融;第二,选择在金融系统资历较深的创业者。

站在2015年、2016年的时间窗口,有不少BAT高管出来做互联网金融,他们希望用互联网思维在金融领域做巨大的创新。也有不少VC的投资趋向很明确,拒绝投45岁、甚至40岁以上的创业者。联易融创始人宋群在当时接近50岁,而且没有互联网从业背景,是银行从业人员。

赵鹏岚看中了这个项目,特意买了瓷器,以个人名义送给公司,这套瓷器跟随着联易融走过一个又一个会议室,现在被置在公司最大的会议室里。赵鹏岚做过一件事,遍访银行行长,他的电脑里有三四十家银行行长的名字,只要有机会,都愿意去拜访,交流。他认为投金融项目一定要有足够的经验,他需要与别人交流经验;也是因为拜访的人多了,看到与他相差近20岁的宋群“兄弟”相称,毫无架子地在一起探讨工作,他感受到宋有一种与金融系统中同龄人不太一样的地方,一种创业者身上需要的少年感。

赵鹏岚说,“不是多年的深耕,我不会有这样的价值判断,没有这个价值判断,我无法找到他。”

深耕的时代来了

赵鹏岚喜欢读《孙子兵法》,喜欢里面的一句话,“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胜不忒。”意思是真正会打仗的人没有所谓的“一战成名”,真正的名将不会把自己陷入绝地,而是逢战不败。赵鹏岚认为,风口型投资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了,接下来的VC投资注定是深耕型的天下,只有深耕才会成为善战者。

过去的十年,投资界热闹奔腾,而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爆发,让那落日余晖的最后一抹斜阳也隐隐坠落。

风险投资行业经过10年的高速发展,走过了一重又一重的烧钱大战。烧钱大战的背后,是风口型投资的拔地而起,2016年,共享单车成为投资新风口,一时间,海量资本急速涌入,等到2018年,摩拜卖身美团,ofo名存实亡,偶然间会在城市的偏僻一隅发现昔日炽热的单车尸体;2018年,零售新物种如雨后春笋,跨界超市、餐饮、生鲜、便利、无人货架成为资本的新宠儿,但无人零售烧钱百亿,最终覆没;再后来,2019年的下沉市场引得各大巨头赤膊上阵,只为赚取海量流量。

一直目睹风口型投资潮起潮退的赵鹏岚,看到有人赚得金盆满钵,但更多的人只能惨淡收场。流量红利在2019年已经见顶,2019年新增的1000万日活公司为零,胜利者只剩下几家巨头。赵鹏岚看来,风口型投资就是一战成名,当互联网红利冷却,市场份额被瓜分殆尽之时,风口型投资也将退却,一战成名的神话终要消失。

“疫情的不确定加剧了风口型投资的退场,深耕才会见到明天的太阳,”他说。

资本市场不喜欢不确定性。全球疫情走向的不确定性背后,是市场的非共识,这将是经济的一种新常态。2020年开局至今,有些基金接近枯竭,有些机构募不到资,即便有资金,多省通勤的封闭让投资人的目光只能在电话会议、无人机拍摄的厂房间切换。疫情加剧了避险型资金情绪的蔓延,再加上无法实地尽调,机构投资策略偏保守。

新常态下,深耕型投资的价值显现出来。“赚钱的方法只剩下基本的理性判断,判断一个公司是否真的能够创造利润价值、收入,因为你可能不再容易碰到什么大型风口了,研究、深耕、投入、判断,这将是唯一一种可以复制的能力。如果不深耕,将会有更多的人交学费,甚至是巨额的学费。”

国资智库发表文章认为,疫情过后,我国经济将从增量经济转向存量经济时代,遍地是黄金、躺着赚钱、赚快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淘金时代结束,炼金时代开启。这就需要投资改变机会主义的思维,不但关注未来有什么机会,更关注做什么才会有未来。

价值投资、精准投资的时代来临了,过去投资看面,现在要看到线,还有点,需要打好点线面的投资组合拳。赵鹏岚说自己并不忧虑,“这几年来,我给风险定价的能力不断提升,一个好项目可能在以前走不到我这里,就被人投了;或者以前我认为一个项目值2亿,但别人出3亿,我就没办法投了。现在的情况使很多不太了解这一行业的投资人望而却步,反倒是我布局的一个好时机。”

他的方法是深耕一个产业,画出产业图谱,看哪个地方冒泡泡,在冒泡泡的地方选择最好的团队去创新。

深耕出光彩

赵鹏岚喜欢足球,从15岁时就开始玩一款叫做足球经理的游戏。他有一项特异功能,对市面上几乎所有球星的出生年份过目不忘。“因为这个游戏是运营一家足球俱乐部,经营球员的买卖。比如你需要在梅西17岁的时候发掘这个人,用100万欧元把他买过来,当梅西到了26岁时,用1亿欧元卖出去,给这个俱乐部赚钱。”球星年纪与能力的匹配度是赵鹏岚判断他们当下价格的重要条件,他认为这与投资如出一辙。

他发表过一篇文章,叫《新金融领域VC投资的第一性原理》,讲解自己的金融投资原理是判断资产起势,“资产起势是一个动态过程,就是大量资金突然涌入某一个资产品类”。他认为资产起势的驱动在于两方面,一是市场上的钱突然变多了,如同08年后四万亿进入市场后房地产的快速发展;另外则是资金的资产配置比例发生变化,例如个人资金里有多少比例的钱在房地产,多少比例的钱在基金、消费、保险,又或者是数字货币等。

赵鹏岚没有投资过一家P2P,是因为他判断P2P没有背靠一个起势的资产,而是拿原有的次级企业经营贷、房产开发贷匹配给了个人资金。

2017年,中国互联网消费金融放贷规模4.4万亿元,增长904.0%。而早在2014年,赵鹏岚就判断消费金融即将起势,他选中易鑫集团,使BAI成了易鑫的首个财务投资人,2017年,这家互联网汽车零售交易平台在正式挂牌前,已获559倍超额认购。BAI投的另外一家消费金融公司乐信(分期乐)也上市了。

接下来,他曾预言,在2017年后,保险的配置比例将会提高,于是,BAI投资了薄荷鱼与多保鱼。

2019年9月,多保鱼完成超2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半年内,多保鱼完成3轮融资,估值增长6倍,而赵鹏岚的判断让BAI成为第一家机构股东。

上大学学习精算专业的赵鹏岚,就曾研究怎么帮保险公司进行数字化的精算工作。保险本质上是高客单价的市场,很少有线上保险能够通过直销卖出超过5000元的单子。赵鹏岚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想法,单价三五千的保险没办法通过纯线上销售。这个既有想法让他看了多个项目后关注多保鱼,他找到曾经的同学,麦肯锡保险领域资深顾问李毅恒探讨多保鱼的模式和前景。他说,“多保鱼进入William的视野后,很快抓住了他的眼球,因为我们常常会讨论保险行业的最新情况,他觉得这个蛮有创新意义的。”

2018年10月,杭州的天气不冷不热,多保鱼创始人章垚鹏与赵鹏岚在占据一个楼层四分之一的多保鱼办公区见面,二人在开场没有几分钟后就相谈甚欢,他们认为线上销售客单价超5000元的保险比较具有颠覆性,却符合电商化消费趋势。

三小时的交谈中,赵鹏岚深入分析了保险行业在国内外的业态与变化,以及一些模式的具体操作。章垚鹏回忆,“他跑到多保鱼的销售现场看了我们的销售作业,回来后跟我说,‘我看到一个很牛的东西’。我问他是什么,他说看到我们销售跟客户聊的时候都是拿着稿子在念。”章垚鹏比较诧异,“这怎么了?”“因为这表明在卖保险这件事上第一次可以做到被复制啊,可以流水化,”两人相视而笑。

“我能感受到他对保险行业的深耕,从第一次提问到不断追问,他都很专业,我们还会探讨有什么创新的营销方式,为什么一些数据会出现波动。”打动章垚鹏的,不是赵鹏岚能够给他们一笔融资,而是他身上对一个行业的洞察。

多保鱼是2019年保险领域跑得最快的一个项目,一年已经有6倍估值的增长,当年谈话的小办公区也早已演变为一栋楼里的四层。

赵鹏岚认为,如果不深耕,就不会发现什么是真正有价值的创新。“投资人应该对一个产业有自己的价值判断,这个价值判断不一定永远正确,但要与时俱进。因为这个价值判断背后是一系列的思考,思考背后是大量的调研工作。当创新进入视线时,你才知道它多么有力量。”

他已经确定了接下来在保险领域的投资顺序,首先出手购买渠道,例如之前投的薄荷保与多保鱼;接着布局保险服务,例如体检、在线问诊、术后陪护、绿色通道等,最后关注健康险领域的产品创新。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健康险业务实现原保费收入2641亿元,同比增长21.6%,专业健康险公司以同比71%的增速成为发展最快的专业保险公司。赵鹏岚也看到这背后隐藏的含义,他认为,未来健康险会成为医疗服务的支付入口。“比如,买健康险可以去做体检,生病了有人陪你去看病,有绿色通道预约主任医生。这是一整套服务,健康险是入口。”

被问及会想自己创业吗,赵鹏岚笑了。他承认自己是一个秩序感很强的人,而创业有时候需要不顾一切的勇气,“我觉得自己还没有那个冲动与勇气”。他提到曾在入行时看沈南鹏的所有资料,想了解这个大神背后的故事,最后得出的结论只有四个字,“但手熟尔”,也就是他现在提倡与践行的深耕。

他坦言,“我曾错过了黄铮的拼多多,当时没有识别出人家是大神,看来还是没深耕那里。”

今年30岁的他,会因为一个球队赢得比赛而痛哭流涕,也会偶尔弹弹吉他唱唱歌。更多时候,他都在考虑一些项目与产业图谱,入行仅5年,已然成长为金融科技领域的意见领袖。BAI创始人龙宇评价,“William在金融领域的耕耘让我们不断收获成绩。”

赵鹏岚希望自己一直处在学习的陡峭曲线上,深耕在路上,不停止。

声明:本文经猎云网授权发布,文章内容不代表川图在线观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