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去摆地摊了,但没找到朋友圈中的地摊狂欢

地摊经济的狂热让众多创业者下海,可我们的朋友圈却一如既往的平静如初!

我们真的去摆地摊了,但没找到朋友圈中的地摊狂欢

川图在线注:地摊经济的狂热让众多创业者下海,可我们的朋友圈却一如既往的平静如初!

来源 | 盒饭财经(公众号ID:daxiongfan)

作者 | 姚赟 薛静

1

互联网对线下零售的革命已超过十年,如今反过来,地摊似乎要革互联网的命。

但真实的地摊,没有你在朋友圈里看到的这么浪漫。

6月4日,北京晴转多云,最高气温31摄氏度。

傍晚四点多后,暴晒结束,路边大楼形成的阴凉逐渐扩大。暴晒下,我们如向日葵的背面,调整着位置——哪凉快哪待着。天桥上的行人也陆续多了起来,询价围观、讨价还价、查看产品的人,越来越多。

就在我们刚因开张而兴奋时,一个皮肤黝黑,一身黑衣,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坚定地朝我们走来。待看清到他胸口的“保安”字样后,我们立马明白,还得再搬一次。

“这里不允许摆摊。”说完这句后,还是催促我们搬走,“你们快点搬走。”

“不是号召摆摊么?看新闻说都有城管打电话让商贩来摆摊呀?”我问出了疑惑,也尝试着挣扎一次。

听到我的疑问后,保安拿出手机,直接点开一个群:“你看,我们也是领导和工作要求,这是我们群里发的,附近天桥和一些地方的照片,每个小时都要发一次,马上就要发下一次了,你们赶紧搬走,被拍了就不好了。”

点开的手机群中,没有多余的对话,都是图片。图片内容也整齐划一——空无一物的天桥,没有人,没有垃圾,也没有摊位。

看完这些,我们答应马上搬走。

“你们可以摆到天桥底下,那里没人管。”他一边指着天桥底下的空地一边开始向前走了,打算继续完成巡逻。没走出去10米,他又回头补充到:“赶紧搬,人马上就要来了。”

听到这话,我们快速地收拾起了大包小包,将东西打包,进行第二次搬摊。

6月3日,五菱汽车股价大涨、腾讯总监摆摊招聘、“全员”计划摆摊、互联网人如何转型地摊,从股市到朋友圈瞬间被地摊占领。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的19只地摊经济概念股中,迪马股份、华斯股份、小商品城、海宁皮城等9个上市公司6月3日都处于涨停状态。

盒饭财经的小同学也加入了地摊大军,实体鲜花,故事换书籍、会员卡,以及招聘信息,是我们所带的主要产品。

选址就成了卡住的一关。

据中国新闻网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至少已经有上海、济南、南宁、郑州、南京、成都、合肥、厦门、陕西、辽宁、江西、甘肃、长春、杭州、长沙、石家庄、南宁、青岛、宜昌、黄冈、德阳、攀枝花、广安、南充、资阳、遂宁、彭州等27地纷纷明确鼓励发展地摊经济。

不过新闻、热搜中出现的大趋势,和真正落地还有距离,从概念、理念到政策、方式,再到具体细则和执行,都需要时间。

哪些区域明确可以摆地摊?什么时间段?这个区域主要可以贩卖什么?另外,摆地摊中,哪些行为可以,哪些扰民行为或被禁止,对于真想要摆地摊的人来说,都需要进一步了解清楚。

将地摊布四个角朝着中心点一拎,一些重量较轻的货品就直接被打包好。怀里抱着这个包裹,后背背着一个,一条胳膊上再各自挂着一个。

狼狈地从天桥被“轰”下来后,我们瞬间感觉地摊生涯算是完整了。

但是将摊位再次收拾利索不久,不时还会有好心的路人提醒:前几天我还看到有摊贩被撵着走,还有些被“冲摊”了,你们这里摆摊没事吧?

被撵的经历,在摆摊经营过程中,可能只是其中一个小坎。最大的问题,还是如何盈利,不让自己一天的时间白费,毕竟多数摆摊商贩不是我们这样的票友,而是为了挣钱。

我们真的去摆地摊了,但没找到朋友圈中的地摊狂欢

(被撵之后,我们找到了新的地方)

2

“总得试试啊,我不能卖的比店里便宜,不然这次出来就没有意义了。” 在我们换地儿之后,迎来了第一家“抱团取暖”的隔壁摊位。

他们一行两人,带着十几束颜色各异的干花。年纪大些,约40岁左右,比较开朗愿意和我们聊,另一个30岁上下,没客户时,会听着我们和来往的顾客沟通,只有当我们的鲜花有人咨询时,才会高喊一声——鲜花!

他俩并不是职业摊贩,和我们一样,今天也是近几年来第一天摆摊。

他们在河北有一家花店,这次来北京摆地摊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永生花,希望可以建立起线上社群,通过团购的方式售卖自家店里的花。

但,永生花有个最大的缺点——贵。

周边的摊贩中,也有不少卖花的小商贩,一小束鲜花的单一售价在10-15元之间。对比70元左右一束的永生花,这样的价格让主抓性价比的地摊客户很难接受。

一小时内,上前问价的不少,一听报价,基本是连砍价步骤跳过,直接头也不回地离开。

我们也遭遇了同样的困境。

出摊前两个小时,我们去了北京来广营附近的一个大型花鸟市场“进货”。逛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成本符合心理预期的鲜花。砍价中,花鸟市场的老板也都表示:“这个价格很低了,我们的鲜花都是从云南过来的,品质很好的。”

一束5支的相思梅20元,一束4支的白芍药30元,一束20支的康乃馨30元,向日葵3支20元,进口小雏菊更是两支都要35元。雏菊、小百合、玫瑰、马蹄莲、蔷薇等常规品类,也都是二三十元一小束。

算了这些后,内心十分疑惑与纠结。

地铁口那些10元、15元一束的花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能卖到这么便宜?是我们进货的渠道有问题,还是被人坑了?如果这个价格,我们以和地铁口差不多的支数来买,先不说盈利,绝对要亏本。

隔壁干花摊老板解答了我们的疑惑,这也是他哪怕没人买也不愿意降价的原因。

“我家花和那些干花不一样,要更韧一些,不会一碰就碎。”说着,他拿起花束在地上摔了两下。他称自己的花全部产自云南,并且通过脱水、脱色、烘干、染色等一系列复杂工序制成,这也是他将花束定价在70元的原因。

“地铁口常年卖花的,为了降低成本,用的不是云南那边过来的鲜花,都是在山东等较近的产地批发鲜花,鲜花质量要比云南低很多。鲜花质量分成A-E级,他们的鲜花至少在C级以下。

“他们不需要回头客,也不用对顾客负责,但我不一样。”保证质量是为线上社群引流的重要指标。

七点多,天色渐晚,坚持不降价的老板,似乎陷入了焦虑。

年纪较小、略腼腆的那位,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等他回来时两人收拾货品,打算再去附近的商场门口试试。

我们真的去摆地摊了,但没找到朋友圈中的地摊狂欢

(附近的其他商贩)

3

从用户角度看,地摊经济确实有更重的“人间烟火”味。

我们并不想真正卖东西,而是用小产品,换疫情中的故事。傍晚时分,天气逐渐凉爽,人群逐渐增加,摊位前,拍照、询问、录抖音、聊天的不断。

一前一后两个骑着自行车的人,年龄大概30岁左右,停在我们摊位2米左右的地方,没有拿出手机拍摄,也没有上前询问,只是静静观察着什么。

“哦,我们住在附近,疫情下找工作比较难。昨天看到网上说,现在在鼓励地摊经济。然后,今天在朋友圈看到摆摊的照片,就骑着自行车想来看看。”他们问。

“你们这是怎么组织的?卖的货品哪里来的?是自己家的产品么?”如好奇宝宝一样,从摆摊的目的、组织、流程到进货、定价、选址等等都了解了一遍。

这样的好奇宝宝不止一两个。在摆摊期间,探听、质疑、询问或学习的,比真正买东西的还要多。

据腾讯深网报道:与地摊经济相关硬件设施类、场地运营类公司之外,腾讯、阿里、美团、京东、百度、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地摊经济”,对地摊及小店等进行服务和扶持

阿里巴巴发布地摊经济扶持计划,将在1688网站推出“地摊批发专区”;腾讯旗下微信支付宣布面向平台超5000万小微商家发布“全国小店烟火计划”;拼多多则上线“摆摊神器”集合页,对自主创业的必需品、产地水果、工厂好货等优质货源进行专项补贴;京东发布的“星星之火”地摊经济扶持计划从保供货、助经营、促就业三方面入手;苏宁推出 “夜逛合伙人”地摊夜市扶持计划,从货源、冷链仓储、直播、资金等方面为夜市摊主提供支持。

从事医药行业,利用下班时间做美团跑腿的小哥,也打起了摆摊的算盘。疫情前,做的是少儿体育类培训工作,一直未能复工的老师,也开始琢磨该如何依靠摆地摊养活自己。

还有一个本职为销售的小姐姐,在疫情期间被限制2个月,一直在家办公也多是做着梳理、总结等性质的工作。当看到其他省份陆续复工,销售额和KPI都在完成,而自己只能等待时,她的焦虑,似乎让我也回到了那段被隔离的日子。

近期,领导在push直播和地摊儿,我路过看到你们在做,所以就来看看。领导意愿很强烈,但是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推,怎么去执行。”她一手拿着阳伞,一手提留着附近超市刚买回来的食材,眼睛一直在扫描着我们的标语、货品、直播点等等。

因风口而焦虑的人,更准确的说,害怕自己赶不上风口而焦虑的人,越来越多。

4

放大地摊经济的意义,只能让它变成一场话语的狂欢。

从甲方到乙方的城管,到疯传的摆摊致富秘籍、摆摊攻略,再到各行各业的转行摆摊能做什么、互联网大厂摆摊招聘、大佬摆摊过往,地摊经济已成为一种社交货币。

作为刺激就业和经济的方式,还得回归商业。

近期,海底捞开的一家新面馆吸引了无数目光,原因很简单——高大上,讲究服务和品质的海底捞,竟然开始开街边的面馆,售价还是在10元左右。

而从不打折的苹果,也趁着这次618打起了折扣——参与商家活动并大幅降价,提供相当于全场8折起的让利。活动开启的5小时内,iPhone在天猫的成交额已经超过5亿元,创下销售速度纪录。

董明珠也上抖音、快手等直播平台带货,全平台直播启动1分59秒,销售额已突破1亿元。除此,梁建章、李彦宏、王石外,张朝阳等企业家直播带货大军也即将抵达战场。

这些信号都指向下沉市场。下沉并不是什么新概念,早在2004年,下沉市场的概念就已经在文献中出现。而今天的下沉,与过去的下沉有所不同。

2019年6月,Mob研究院发布了《2019“下沉市场”图鉴》的报告。Mob研究院将“下沉市场”定义为:三线以下城市(非一线、新一线、二线城市)包含三线、四线、五线城市以及广大乡镇农村地区。百度百科中,下沉市场被定义为:三线以下城市、县镇与农村地区的市场,范围大而分散,且服务成本更高是这个市场的基本特征。

从定义中能看出来,目前大部分的观点和认知将下沉市场与地域画了等号,而这一轮的下沉,并不仅限于物理空间。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课题组发布的《下沉市场发展与电商平台价值研究》报告中,给出了一个对下沉市场的定义:在商业领域,下沉指经销网络由大城市一级二级主渠道,向基层支线扩散和推进。当今互联网时代,下沉市场不再是线下实体商业形态的概念,也不再局限于地理或行政区划的区分,而是指原有商业模式不易触达或触达成本极高,得益于技术的进步和商业模式的迭代,从实现手段上可以更容易触达的市场群体。

后疫情时代的下沉2.0,意味着可以接触更真实的消费者。

家住浙江义乌的陈丹,父母在义乌小商品市场中干了几十年的批发。

“一开始我也很奇怪,怎么大家都来问批发的事了,甚至有个在北京好久没联系的同学,也突然联系我了,问我批发的事。后来看到新闻与朋友圈地摊的消息,才知道,原来大家都要来摆地摊了。” 陈丹告诉我们 “但大部分还是问问吧,直接下单买的,也只有一小部分。

5

隔壁干花摊搬走之后,我们也陷入了焦虑,降价还是不降价?

左思右想后,反正可能也就是今天一天吧,能回点本就回点本吧。于是,明知将大幅亏损,但在鲜少有人购买,已经人流量逐渐减少时,我们只能跟着附近鲜花商贩的价格开始售卖。

算了笔账,不说盈利,也不提人力、汽车燃油、摊位布置成本之类的成本,单纯连鲜花成本都没有回来

我们真的去摆地摊了,但没找到朋友圈中的地摊狂欢

(等待收摊)

晚上九点,从地铁口出来,经过我们摊位的人越来越少,该收摊了。

回来后,打开朋友圈,这是另外一个世界,大家依旧喊着要去摆地摊,依旧在为地摊狂欢。

声明:本文来自盒饭财经(公众号ID:daxiongfan) ,文章内容不代表川图在线观点,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